【人物講嘢】安祖利 Julio(土生葡人,律師及翻譯)

 Julio

眼前這位文質彬彬的青年才俊,正是今天的主人公安祖利(Julio)。1988年,他誕生在澳門一個歐亞混血家庭,和父親一樣,自然成為了澳門土生葡人族群的新鮮血液。

而該族群,早在明代香山澳時就有了蹤跡,善於航海的葡萄牙人出於各式緣故離開故土,陸續到達遠洋之外的澳門定居,並與異族通婚,代代相傳。Julio的家族與這塊蓮花寶地結下淵源,轉瞬也有了近百年時間,不啻為澳門歷史長河中的一段縮影。

二十年前澳門回歸,對於尚且年幼的Julio來說,「澳門特別行政區成立,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是這一盛事帶給他最直接的印象。直至今日,懵懂的少年已經長大,律師、翻譯與大學教師,是Julio熟稔擔當的社會身份。生於澳葡當政期間,親歷時代變革,澳門回歸進化史於這位年輕人的視角裡看來是怎樣的呢?

從語言多面手跨度到律師

Julio的爺爺是葡國人,上個世紀初期因入伍參軍,背井離鄉跟隨部隊來到澳門,從此便在這座小小半島紮下了根。與他邂逅的一名中國女人,後來則緣分般成了Julio的奶奶。兩位長輩之間雖然語言不大暢通,但一生相濡以沫走來,共同生育了五個小孩。

如此特殊的組合,為Julio營造了得天獨厚的多語言環境,自咿呀學語起,他便在家庭多年的浸潤中練就了一口流利的粵語和葡語。高中畢業那年,Julio身邊大多數同學和朋友紛紛遠赴海外國家升學,他選擇了留澳報讀澳門理工學院中葡翻譯系,「這段學習經歷大大加深了我對漢語和中華文化的認識,」他回顧,此前所在的中小學雖一直以葡語作為母語教學,但自己在初中時著意選修過中文科目,對漢語早早建立起初步的認知。

回歸後,中文擁有了官方地位,與葡文同為澳門的正式語言。「但當時澳門很缺乏中葡雙語人才,」2010年,憑藉語言優勢,Julio抱著嘗試的心態進入政府的法律部門從事翻譯工作,嶄露頭角,並在耳濡目染下逐漸對法律產生濃厚的興趣,「我發現,澳門社會事務可以說是與法律息息相關的,」律師也因此成為了Julio心目中的理想職業。

三文四語俱佳的Julio

重返母校 著力培育法律界新生力量

2015年畢業於澳門大學法學院法律系後,Julio獲邀留校擔任兼職教師。「其實,澳門大學(東亞大學)是澳門最早教習法學的高等院校,正好是在我出生那年開設了法律課程,」澳門為此終於打破法律教育的一片空白,自身具備起培養當地法律人才的陣地和條件,「很多教授參與澳門立法,在很多立法起草工作中擔當了舉足輕重的角色,所以說澳門的法制建設與澳大法學院是離不開的,」重返澳大教民法及中葡翻譯等學科,Julio覺得別具意義。

以前,澳門法律均用葡文起草,即使翻譯成中文,許多複雜的條文仍然難以被透徹理解,但這種狀況在回歸後發生了變化,「現在很多法律法規都以中文起草再翻譯成葡語,」Julio表示,「而且,我的學生大部分都是中國人,但他們熟練掌握了葡語以後,可以直接閱讀葡語教科書,以及用葡語書寫的法律條文及判決。」眼見學生們素質愈高,Julio笑稱,能親手培養出澳門下一輩法律界人才及從業者,將是讓他倍感欣慰的事情。

澳人治澳 民主政治建設穩步向前

澳門回歸祖國,不僅為澳門帶來了社會穩定和經濟繁榮的廣闊前景,也給澳門政制建設的發展與完善提供了新的歷史契機。處在葡國統治時期的澳門,總督直接由葡國委派,不存在民主選舉環節,非但如此,總督還擁有立法權,遑論法律的普及,Julio補充說道,「很多重大的法律都是由總督核准的,比如說,民法典、刑法典等,修法或改革的諮詢環節沒現在那麽普及。」正因此,普通民眾的社會政治參與度低,且缺乏表達利益訴求、維護自身權益的合法渠道。而今,行政長官負責制定並頒佈行政法規,領導特區政府,在醫療衛生、教育與保安上投放許多資源,力求為居民提供更優質的社會保障。

Julio感慨,現在澳門在司法上也實現了「澳人治澳」,大部分法官都是本地人。「民主發展要一步一步來,我覺得我們澳門的政治民主已有了很大的進步,」回歸之後,從初始的300人到現在的400人選舉委員會,澳門有了更能廣泛體現民願的行政長官選舉制度,當時在法律改革及國際法事務局(法改局)的Julio就見證了這一轉變。

Julio表示有幸見證澳門法制建設的進步

廉政公署與司法獨立 共促行政廉潔高效

「廉政公署所做的工作,全澳門都看得到。」Julio讚許,保證公務透明公開非常重要。然而,廉政公署的調查能力高超,能在定期公佈的報告總結中提出意見,其建議卻僅具勸喻性質,對此,Julio認為可以考慮研究給予他們更大的權力。

廉署乃是其一,Julio指出監督行政的角色一般由法院充當。「澳門回歸後,當地法律漸趨完善,司法獨立亦做得很好,」由於每一個法官都是獨立的存在,不從屬於上司,無需聽從法院院長或政府的指令,更不受立法會制約,法官們才能根據法律做出公正不倚的判斷。法院除能認定不合法的政府行為無效外,還可以在特定的情況下,命令政府執行某一特定的行為,「這也體現了法律監督方面的進步。」

大灣區融合 關注法律前景發展

伴隨著港珠澳大橋的開通,澳門與香港、珠三角九大城巿組成的大灣區發展將更為緊密。針對大灣區三地法律存在差異的狀況,Julio稱澳門許多律師樓開始採取行動,即和內地的一些律師樓進行合作,以求獲取更全面深入的當地資訊,為前往大灣區生活的澳門人提供相關服務,促進兩地法律合作的雙贏。

Julio也不忘提到,澳門人如欲到內地經商投資,需要注意稅務制度的區別,「澳門與內地所簽署的CEPA服務貿易協議,掃除了很多關稅等稅務上的障礙,為經貿合作提供了巨大的便利。」但現時內地改革的進度也很迅速,大家要緊密關注法律改革的動向。

「維護公義是我的信念。」

✧總結✧

澳門人能當家作主,各族群互相尊重且和諧友愛,談及回歸二十載的種種變化,Julio很高興政府不但特別重視土生葡人群體,盡力保護葡國特色的建築、飲食、語言與文化習俗,還在小學階段加入葡語學習教育,注重本土葡語人才的培養。

近年來,特區政府普法工作更是開展得如火如荼,「尤其是法務局、勞工局及司警局等部門,通過報紙等其他媒體,以簡明生動的方式向市民們解釋法律常識和制度,讓大家明白自己的權利及義務為何。」現在,澳門人的法律維權意識大幅增強,本地的法律教育亦漸趨專業及豐富,Julio介紹,澳大、科大與城大這三所本澳高校均開設了法學的相關課程,許多澳門人也能選擇到葡國或內地進修。

回歸到自身,Julio微微思忖,教人們正確地解釋法律,是身為法學教師所肩負的責任。而當站在律師崗位上時,他的使命很明確,那就是幫助市民維護公道和正義,實實在在地參與法律的推動與建設。

攝影/Isaac
撰文/Yoko

想瞭解更多,請前往Lawyers & Private Notaries(FC律師樓&私人公證員)官網
http://fclaw.com.mo/ch/services.html

【人物講嘢:一國兩制成功實踐】戴嘉萍(澳門中華學生聯合總會理事長)

戴嘉萍

澳門回歸祖國二十年,居民充份利用基本法賦與的結社自由,截至二〇一九年,本澳已有八千多個註冊社團,性質多樣,涵蓋各行各業各個社會階層。每個社團服務的群體各有取向,是連接政府與市民的一座橋樑,在澳門社會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而在數以千計的澳門社團當中,澳門中華學生聯合總會(簡稱澳門學聯)可謂是最具歷史及代表性的青年學生組織。

澳門學聯誕生於一九五〇年五月四日青年節,由澳門資深教育工作者冼為鏗先生等人帶頭成立,已經跨越了半個世紀。如今,學聯最新一屆理事長,是一位獨當一面的澳門青年——戴嘉萍(Anita)。

家庭氛圍熏陶 熱衷社會參與

戴嘉萍大學就讀於旅遊學院文化遺產管理專業,現在則是澳門大學公共行政碩士二年級的研究生。在常人看來,兩個領域的跨度似乎很大,但嘉萍卻認為兩個專業之間關係密切,只不過各自方向有所明確,她相信,在修完課程後,自己必定會對澳門的整體情況、政府管理模式及行政運行機制增進理解,而管理技巧也將得到提升。

嘉萍回憶小時候,爸爸很愛看新聞,家人們常圍坐一團,就最近發生的國內外事件各抒己見,久而久之,自己在這樣的氣氛下,潛移默化受到影響,格外關注社會議題,亦培養了參與社會的滿腔熱忱。

升讀大學時,參與學生會及學聯會務工作,嘉萍發現她可以通過這些平台與不同人士交往,看到澳門社會的方方面面,嘉萍感言,「這些經歷鍛煉了我在公眾面前的表述能力,不斷突破自我。」習焉不察的嘉萍這時才頓覺,服務學生及社會參與恰恰是自己的興趣所在,並成為了她生命中的重要部分。

團結祖國與澳門 助青年了解國家

作為擁有六十九年歷史的學生社團,澳門學聯多年來為人才培養做出巨大貢獻,在加強澳門與內地的聯繫上做過許多矚目的工作,例如學生交流團。嘉萍與學聯緣起於高二那年的航天交流團,回憶起當時的經歷,嘉萍依然印象深刻,跟隨幾十人的大團體來到四川西昌衛星發射基地,開展為期八天左右的交流參觀活動,意義深遠。嘉萍切身感受到祖國領先世界的航天科技,也因而結識了一群非常優秀的內地朋友,「團友們的凝聚力非常之強」。

嘉萍介紹,學聯有近九成的交流團都是帶領澳門學生到內地考察,例如「我的祖國—京港澳學生交流營」、「澳門中學生西昌航天科普夏令營」等等,希望利用暑期閒暇時間,帶領澳門學生走出澳門、開拓視野,因此成為了同學們了解國情、歷史及體驗內地生活文化的一個重要途徑。

嘉萍常在學聯「大本營」忙碌

競選學聯理事長 藉更大平台服務學生

抱持著學生工作的熱誠,嘉萍在大一時加入了旅院學生會,成為理事長,為同學爭取福利及籌備豐富的校園活動,在任期間被推薦到學聯,參與了澳門學聯旗下的學界常設活動委員會(簡稱「學界」)。任期結束後,嘉萍接受當年理事會同學邀請,成為理事會成員之一,於次年榮升為副理事長。

「對比起學生會,學聯是一個更大的發展平台,能夠利用更多資源,參與社會事務,幫助更多澳門學生。」經過幾年歷練,在二〇一七年年底,嘉萍決定站出來參選學聯理事長。然而一旦當選,就意味著承受學業壓力的同時,還要花費大量時間心血做好服務學生、參與社會的工作,而且還是義務工作。此刻,嘉萍身邊的朋友幾乎都已擁有一份收入穩定的工作,參選理事長對於嘉萍而言是兩難的抉擇,所幸的是,她堅定了這份夢想,並得到家人的理解和支持,全心全力投入。

開設實習計劃 推動青年走進大灣區

早在擔任旅院學生會職務時,嘉萍就已了解到學生渴望實踐職業生涯規劃的需求,因此,她結合國家發展「粵港澳大灣區」的倡議,在就任學聯理事長不久後,於二〇一八年上半年啟動第一期實習計劃。該計劃聯同廣東省青年聯合會、廣州市南沙區青年聯合會,與大灣區企業洽談,開放多種類實習崗位,讓大學生有機會在暑期時到大灣區企業實習約六星期,青年們一方面可以提前取得職場經驗,亦可積累人脈關係,更重要是親身體驗內地生活模式,了解大灣區就業創業的相關情況。

「到內地工作是人生的重大選擇之一,許多學生難免會感到迷茫,不敢嘗試,」嘉萍理解學生的憂慮,因此,推行這個計劃正正是為了讓學生們親身體驗大灣區的真實情況,鼓勵他們前往大灣區投入新環境,把握發展良機。她強調,「在政府部門牽頭下,現時有部分內地企業專門為港澳人士開設崗位,僱員享受的薪酬待遇比同資歷的內地同胞要高,與澳門市場價格差不多。」但是,這些優惠政策消息容易湮沒在巨大的信息時代裡。因此,學聯致力為大家篩選提供有效的消息來源,她堅信,解決了各方面顧慮,澳門青年接收到正面信號,前去內地發展的意願會大增。

學聯致力於打造服務學生的各種平台,大家關心的飲食起居、社會保障及薪酬福利等問題,進一步著手整合本地及國內就業創業的重點資訊。「除了學聯,也有其他社團在做這些工作,」嘉萍補充,社團各界可以聯合起來,不過,單靠民間社團還不夠,仍需政府一起合力推動。

關心社會 為學生發聲

去年六月,嘉萍以學聯領導人身份,成為青年事務委員會委員之一,眼見現在不少學生因學業等事情而蒙受過大壓力,嘉萍曾向教青局反映情況,呼籲關注學生們在心理方面的訴求,及時為他們提供心理輔導服務。

其後,當特區政府進行《醫療人員專業資格及執業註冊制度》立法工作時,其中有關實習的條文引起本地學護異議,為此,學聯積極與本地就讀護理系的學生討論交流,並向立法會提交意見,力爭醫療人員註冊新制實習合理化,督促政府在制定或實施政策時,可以更符合學生的需求。

回歸變化巨大 青年面對機遇和挑戰

論及澳門回歸,嘉萍感歎,「我們是一國兩制的受惠者,非常幸福。」身為一名學生,她在教育方面分外有感觸,澳門學生受惠於內地高校招收澳門保送生的機制,相較內地生升學而言,入讀名校的機率更大,無疑提供了更多、更好的發展機會。

中央近年更推出了多項便民惠民措施,特別是在二〇一八年下半年正式實施的《港澳台居民居住證申領發放辦法》。嘉萍對此十分贊同,認為居住證新政策出台,使澳門人在出行、申請職業資格及銀行金融業務等方面都更為便利,也為粵港澳大灣區創業就業人士提供了有利的營商環境,配合澳門特區政府的大力支持,澳門人將有更多的發展機會,有助於更好地融入內地生活。

不過,「走出澳門,意味著要面對成千上百萬的競爭對手,」嘉萍覺得,澳門青年首先需要提升個人技能,譬如多種語言的掌握,緊握葡語優勢,並熟習英語和普通話,「基礎教育中,倡導普及三文四語就是一個很好的舉措。」其次是專業知識的學習,最重要還是要開放心態,多看看外面的世界,做好心理準備面對挫折,不斷裝備及調整自己。

與澳門青年一同成長的嘉萍

✧總結✧

作為澳門人的一份子,嘉萍目睹過去近二十年,澳門在「一國兩制」方針的貫徹落實下,政治、經濟、民生、治安、教育、社會保障等各方面都取得進步,她對澳門的未來充滿信心,更喜見特區政府著力培育專業人才,幫助澳門實現經濟適度多元化發展。

嘉萍認為,在新時期,中央給予澳門「一中心一平台」(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台)的定位,亦讓澳門發展前景明朗。

攝影/Isaac
撰文/Yoko

想瞭解更多,請前往澳門中華學生聯合總會官網:

首頁

【人物講嘢】十年一夜 十年一夢

夜晚七點半,零距離合作社的成員們不約而同出現在高士德商業中心某室,經由約莫半小時的熱身舒緩、發聲共鳴後,接著便正式開始了長達兩小時的排練。

為了年底的十週年紀念演出,這兩個多月以來,大家勤密地練習準備,為的是能在短時間內將演員之間建立的默契變得更加穩固。

初衷、考驗、堅持、無常、過山車、無眠、底線、戰友、距離、人來人往,不只是「十年一夜」演出十場次的子題目,更是合作社成員們在這十年經歷中感觸頗深的關鍵詞。

哪一個詞,擊中了你的內心呢?     

 劇場排練中

我們,是一人一故事劇場

沒有劇本,也可以沒有特定的場地,一個主題作為引線,便把觀眾與領航員、演員、音樂師、畫師串在一起。桌、凳、一架掛滿彩色布條的木梯,大家圍坐一圈,簡簡單單就構成了一人一故事劇場。

每次演出,觀眾不會超過30人,私密聊天的形式可以讓觀眾卸下緊張和約束感,待在劇場空間裡發生的一切釋放出來後,便永永久久地消失,不會再現。

興起於上世紀七十年代的一人一故事劇場很年輕,正如零距離合作社的演員們一樣。整個團隊中,有公司職員,有社工,有心理學博士,也有職業治療師,不同職業、不同學歷、不同性別的人,出於對一人一故事劇場的熱愛,在不同時間段加入零距離合作社而匯聚到一起,十年一路走來,在這個團隊裡,成員們的關係更像是親人,互相信賴,共同進退,真心付出。

 演員卡達,從小學四年級開始,就與戲劇結下了不解之緣(照片由零距離合作社提供)

你的發聲,我們聽得到

演員卡達,曾有多年從事民間戲劇演出的經驗,是今年加入零距離合作社的新人。去年11月,在首次接觸一人一故事劇場表演的瞬間,他即受到震撼。

「一人一故事劇場很尊重觀眾,」卡達說,急遽發展的社會裡,人心與社會價值趨向功利化,很難得的是,一人一故事劇場可以拋開一切,提供一個只關注當下心境的場合,它把每一個觀眾當成主角,演員則把觀眾所說的故事藝術化呈現出來,讓觀眾感受到有回應,產生共鳴。「在此過程中,演員和觀眾聆聽彼此,相互學習。」卡達發覺,通過演出,自己的同理心變得更強,學會了多從他人的角度考慮感受。

澳門雖然地小人多,但是大家都各自忙碌,甚至連生活在同一社區裡的鄰居,平素也缺乏溝通,在一人一故事劇場裡,大家能敞開心扉,宣洩情感,紛紛說出自己的經驗與感受,卡達認為,一人一故事劇場的應用就像是在實施一項社區凝聚計劃,「一個故事緊扣著另一個故事,把街坊們連接在一個維度上,那是種非常微妙奇特的體驗。」也因此,在卡達的眼裡,相對其他藝術表演形式而言,一人一故事劇場具有一種不可替代性。

 演員卡達,與他的戲劇夢(照片由零距離合作社提供)

 

口述影像員加裕,會將演出中的影像訊息轉換成口語表達出來,讓視障人士也享受到劇場藝術之美(照片由零距離合作社提供)

首次亮相的口述影像

零距離合作社常有社區計劃,定期把一人一故事劇場帶到弱智人士家長協進會、老人服務中心、社屋新社區等機構場所,2014年起,合作社透過「夕陽之歌」、「時光定格」、「蝶谷新語」等巡迴演出陸續給大家提供一個又一個吐露心聲的平台,「也許我們不能幫他們解決實際困難,但至少能給他們一種被理解、被陪伴的溫馨感受。」同為成員的加裕如是說。

本職為一名語言治療師的加裕,因一次義工招募的機會,偶然接觸到一人一故事劇場,於是漸漸熟識並加入到零距離合作社,談及為何被這種劇場所吸引,加裕直言是為互相聆聽而感動,「在別人的故事裡,我也可以獲得一些力量和心靈的充實。」

這次,她將以口述影像員的身份出現在十週年演出中,「把看到的說出來。」一人一故事劇場很尊重每一個觀眾,關注平凡人的故事,這次加入口述影像服務,也是出於此目的。在藝術欣賞方面,澳門很少能注意到視障、聽障人士群體的需求,這類群體不能參與很多常人能理所當然享受的事情和基本的權利,而這次十週年演出,當中有三場會提供手語傳譯、現場記錄等通達服務,以便更全面地照顧有需要的觀眾。

 口述影像員加裕(照片由零距離合作社提供)

人來人往的十年  是蛻變

十年前,三個人撐起了零距離合作社。

十年來,許多人與零距離合作社相遇,也有許多人離別,或因結婚生兒育女,或因畢業去到他鄉,人生不同階段的相撞,讓悲歡離合在合作社裡輾轉上演。

回憶起成立合作社的初衷,創始人之一阿碧坦言很單純,「在演藝學院學習那時,我第一次了解到一人一故事劇場,覺得這種表演形式很特別,因為可以盡情展現自己,」就這樣,熱衷於表達自我的阿碧,十分享受這個無拘無束的舞台帶給自己的舒適感,宛如沉浸於搖籃的孩童一般。

而好友鼓勵阿碧打破現有生活狀態的一番話,讓她開始擔起大任,「我想達到自我成長的目的,過往我常被別人左右,隨波逐流,現在才慢慢找到自己的想法,於是打算在澳門成立一個一人一故事劇場的團體。」對於整個團隊而言,除卻讓人愉悅的欣賞功能,合作社希望利用戲劇藝術發揮出其他作用,讓戲劇做一個有彈性的硬體,把需要服務的人和懂得這方面技能的人聯合在一起,將其應用到各個社會機構,幫助、教化或感染,做一些公益的事情,搭建一座與觀眾溝通聯繫的橋樑。

 領航員阿碧,是零距離合作社的創始人之一(照片由零距離合作社提供)

生存與理想  世事總是兩難全

合作社剛成立的那三年,希望憑藉一己之力做下去,因而沒有申請政府資助,豈料現實殘酷,面對昂貴的租金、設備購置款項等,為了維持基本運作,成員們不得不通過接大量的商演和機構委託演出來賺取活動基金,大家被繁忙的外接演出壓得喘不過氣,幾乎成為了重複執行指令的機器人。

阿碧明白,團體必須要靠一定的資金才能存活,然而,合作社在外接演出的主題選擇上並沒有話語權,又因時間、精力和人手的缺乏,一年到頭難有自己的創作演出,大家仿佛丟失了底線,身心俱疲。阿碧一路在叩問自己,如何才能找到兩者之間的平衡?

另一方面,一人一故事劇場的表演講求即興發揮,演員之間的默契異常重要,而默契養成的背後,意味著無數次辛苦的訓練。為了讓大眾更易接受一人一故事劇場,阿碧也有做劇場東方化的調試。「但這麼多年來,澳門仍然只有自己這個團體在繼續做一人一故事劇場,」看到劇場無法在澳門生根,阿碧感到孤單,甚至覺得希望渺茫,有一種做再多也無濟於事的無力感,「它和一般傳統的劇場距離很遠,我們是非主流且不被看重的。」

「十年了,我們在做甚麼?我們是否應該繼續把『一人一故事劇場』的推廣做下去?」大家開始思考。

  領航員阿碧(照片由零距離合作社提供)

關懷這片土地  我們不做,誰來做?

阿碧決心推掉商演,破釜沉舟,重新回歸到一人一故事劇場,專注大家內心熱愛的獨立創作。因此,對零距離合作社來說,「十年一夜」演出是一個轉折點。

合作社的成員們對這個社會多多少少具備些人文情懷,大家不曾用金錢價值來衡量劇場,亦沒有把表演當做牟利的工作,而是關注當下這片土地,演繹這片土地上人來人往的澳門故事。從家庭瑣事到大型的社會議題,從自然氣候、保護環境到長者、跨性別人士等少數或弱勢群體,無論是否符合主流價值觀,任何事、任何人,都可能成為一人一故事劇場的主題。他們看似在做一些沒人做的事情,但卻是極具意義的事,哪怕是只能喚起大家對這些現象的一點點關注,成員們內心都會產生一種滿足感和成就感。

大家在慢慢探索,也在不斷進步。

一起期待下一個十年。

「十年一夜」十週年紀念演出(海報由零距離合作社提供)

 

記者/Yoko

【人物講嘢】盧德忠(澳門國際新創週組委會執行副主任)

第一屆澳門國際新創週於十一月二十日至二十六日舉辦,相信各位有志創業嘅青年,都想知呢個「新創週」到底同一般嘅創業論壇有咩唔同?今次我哋就邀請到「新創週」組委會執行副主任,同時亦係澳門青年企業家嘅盧德忠(忠哥)為大家介紹一下首屆「新創週」有啲咩新意思啦。

繼續閱讀 【人物講嘢】盧德忠(澳門國際新創週組委會執行副主任)

【人物講嘢】張嘉敏(青年服務工作者)

今屆澳門立法會選舉曲終人散,多個以青年人為主嘅組別亦闖出新天,得到佳績。而在選戰當中,青年組織澳門中華新青年協會亦有參與其中,向澳門人展現出青年人參與社會的熱誠。今次廣野採訪到新青協副秘書長張嘉敏(Tiffany),請佢分享喺青年組織嘅工作經歷、對澳門年青人現狀嘅觀察以及解答坊間對佢哋嘅一啲疑問。

繼續閱讀 【人物講嘢】張嘉敏(青年服務工作者)

【人物講嘢】新青協風災義工團

數十年一遇嘅強颱風天鴿來襲,澳門遭受突如其來嘅重創,唔少人都受到財物、甚至係生命嘅傷亡,市面上狼藉一片,垃圾堆積,水電網絡一度斷絶,帶畀澳門人極大嘅挫敗。然而,民間人士及團體嘅自力救濟,使澳門又重新振作,並且從災難中逐步恢復過來。今次廣野採訪到於是次災難中組織咗數千人自發清理街道、派送物資嘅團體——澳門中華新青年協會副理事長張志雄醫生,以及大專事務委員會主任洪朝欽,講述佢哋點樣盡己所能,組織災後義務工作。

繼續閱讀 【人物講嘢】新青協風災義工團

【人物講嘢】James & Isly(汎澳青年商會)

每年一度嘅「成人宣誓日」係汎澳青年商會嘅招牌活動,相信唔少人都喺十八歲嗰陣參加過,原來今年亦係第十八屆嘅成宣日,即係話,呢個活動都已經十八歲成年啦,意義非凡。今期廣野請到汎澳青年商會會長孫嘉鳴 James ,以及2017成人宣誓日籌委會主席江珮芝 Isly ,介紹今年成宣日嘅活動,同埋分享佢哋參與JCI嘅得著。

繼續閱讀 【人物講嘢】James & Isly(汎澳青年商會)

【新聞精選】京澳青促會助人才回流 推青年向上流動

第二屆回流人才交流會於7月14日假澳門美高梅酒店宴會廳盛大舉行。活動邀請了澳門各大行業十六家單位代表出席,除了分享行業最新發展資訊,更即場對與會參加者進行招聘,是次活動吸引近400人次參加。

繼續閱讀 【新聞精選】京澳青促會助人才回流 推青年向上流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