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講嘢:澳門與內地的交流融合】龍業成(帝銀集團董事長及行政總裁)

龍業成

大三巴前,人潮湧動,自有歷史記載以來,這裡就是澳門最繁華熱鬧的商圈。帝銀集團大樓位於這個商圈的一隅,富麗堂皇的大樓,衣著講究的職員,正好呼應了集團所經營的業務。

帝銀集團成立於2012年,乃是澳門首個供應世界級貴金屬的零售商,短短幾年內就擁有十多個國家認證的金銀幣銷售權。現時,帝銀的業務遍佈世界各地,毫無疑問,已是澳門貴金屬行業中的佼佼者。

帝銀集團的董事長及行政總裁龍業成,立志要改革這個行業,讓更多人了解金銀幣的觀賞、收藏及投資用途之外,更要看到它們背後的文化故事,他將帝銀定位成一間立足澳門、背靠內地、展望世界的國際企業。

一切源自於金融避險的初衷

2008年,金融危機的來襲,讓龍業成涉足的房地產業遭受重創,促使他開始思考:如何在動蕩不安的國際經濟局勢下保障資產?在經歷一段彷徨與摸索的時期後,龍業成將眼光投放到貴金屬行業,他知道,一旦經濟不佳,通脹加劇導致貨幣貶值,黃金價格則會飆升,因此貴金屬具有顯著的投資價值,「購置實體金銀是用來對沖不同貨幣危機的最佳手段之一,相信澳門不同階層的投資者也都有這樣的需求。」於是,此前並未接觸過該領域的龍業成,努力通過不同渠道學習鑽研,終於從一個門外漢買家成為一名深諳門路的賣家,帝銀就是在這樣的構思下應運而生。

熊貓主題金銀幣

從五種產品 到開闢一方的貴金屬帝國

創業初期,帝銀售賣的金銀產品只有4至5個品種,「貴金屬紀念幣都是通過國家鑄幣局、財政部或中央銀行來發行的,由國家信用來保證其質量,授權給特定經銷商售賣。」龍業成不安於現狀,給自己的團隊定下一個目標:一年以內要成為澳洲珀斯鑄幣局的澳門分銷商。而此時,香港恆生銀行已是該鑄幣局三十多年的特許分銷商,但奇跡般的是,帝銀僅用了一年半時間就拿到了世界上多個主要鑄幣機構的代理牌照。

能迅速取得牌照經營權,不單單歸功於龍業成積極開設分店、拓展市場網絡的功勞,「更重要的是,澳門是一個完美的地方。」龍業成認為,澳門雖然沒有港口和大機場,但具備一國兩制的優勢,穩定的政治環境和開放的經濟環境,以及歷史上黃金重鎮的地位,加上這些年發展起來的旅遊業和博彩業,每年能吸引逾3000萬名遊客到來,這讓外界充分見識到澳門極高的投資價值和中國市場的雄厚實力。緊握住售賣貴金屬的「駕駛執照」,加上強硬的堅持態度,龍業成在幾年內把帝銀變成了亞洲最大規模的金銀幣零售店舖。

生日石精鑄銀幣

聯通中外的鑰匙 非澳門莫屬

貨幣乃國家主權的象徵,在一定層面上代表著國家的文化形象。中央政府近年推行「人民幣國際化」戰略,帝銀也一直竭力通過澳門的銀行系統,向世界推廣人民幣貨幣文化,譬如英聯邦國家曾發行過一款銀幣,其正面便是圓明園十二獸首圖紋,甚至在非洲國家發行的錢幣上,也有紀念中國航天事業創建六十週年的主題,這些均是中國國家文化對外輸出的成果。

另一方面,帝銀亦以一個樞紐的身份,把國外不同鑄幣局的貴金屬資源引進來。這一切無不突顯出帝銀集團卓越的對外溝通與協調能力。「當然,這與國家對澳門的大力支持息息相關,」龍業成強調,從回歸前一個治安、經濟均不理想的地方,飛躍成為世界上重要的旅遊城市,他堅信,澳門是一個有能力融和東西方文化的國際平台。

每枚錢幣都是一件藝術品。

曾想離開故土的澳門人 回歸後重燃信心

論及對澳門的感情,龍業成坦言很特殊。「雖然澳門很小,但承載了太多太多的過去。」回歸以前,內地同胞習慣把澳門人看待為外國人,而同時,身為殖民地環境裡艱難生長起來的群體,也無法獲得西方世界的認可與接納,兩邊都難以找到身份認同。龍業成透露,自己甚至考慮過離開澳門,往他鄉發展。

直到1999年,澳門正式回到祖國的懷抱,至此,長期處在夾縫中的澳門人才有了真正的歸屬感。中央政府亦十分重視澳門的發展,在各方面給出大力支持,推出多項優惠政策,「感覺有一個很強大的後台支撐我們,」龍業成說道,「再者,與祖國的和諧融洽,是澳門區別於鄰近地區的優勢之一。」

借力國家政策東風 著手改革金銀行業

2014年,帝銀開始轉型,集中調配有利資源,將更多精力投放在B2B(企業對企業)的業務上,以求保持長久的競爭力。除國際上一直跟進的各類項目,以及與永利、美高梅、銀河等許多本地企業合作,帝銀加大力度拓展內地市場。龍業成指出,國家自2003年起開放「自由行」,帶動了澳門龍頭產業等相關產業的迅速發展,為澳門帶來一批具備較高購買力的旅客,「內地市場很巨大,但還不完善,內地熟悉金銀幣投資的人士大約只佔人口的0.18%,金銀幣文化普及在內地還存在很大空間。」龍業成介紹道。

金銀幣行業在國外歷時已久,帝銀希望能將該行業提升為知識含量高的產業,而不僅僅是常人眼中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的簡單貿易。「帝銀的產品並非一般的手信,」匯聚不同國家的金銀幣種,讓大眾了解金銀文化,澳門正正為此提供了一個自由多元的場地,篤定這樣的信念,龍業成打算至少在未來三十年裡堅持做下去。

關注澳門長遠發展 需重點培育本地人

「帝銀立志做到中國業內第一,乃至世界第一。」為此,龍業成坦言需要培養更多具備國際視野的本地人才,尤其是創意設計人才及多語言菁英。在澳門土生土長的龍業成,亦誠摯希望讓大家看到澳門的代表行業不只有博彩業,其他產業也可以實現卓越的發展。

而當談到美好宏大的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時,龍業成認為,對於澳門而言,最難的是如何為自己定位,澳門完全具條件在文化創意及特色金融板塊上發揮出實力。對於想在大灣區創業的人士來說,他認為首先需要去實地考察,考慮有哪些政策優惠,了解市場需求,其次是在創業的過程中,一邊觀察一邊發現問題,例如法律、財務、稅務問題,並進行調整、確定,再落實行動。

如果有一日,帝銀獲得更大的成功,龍業成的夢想之一,是培育更多的創業人,與新人們分享經驗,告訴他們一個創業者應該有所為、有所不為。

龍業成希望進一步推廣貴金屬行業及其背後的文化故事。

✧總結✧

澳門經濟在回歸後高速發展,與內地經貿往來頻繁,但有部分產業缺乏帶動,對此,龍業成建議政府適時配備人才共享等政策扶持,特別在金融界、銀行方面,可以在資金方面提供更專業的幫助。

澳門是一個包羅萬有的地方,龍業成始終這樣認為,過去二十年,有不同的資本入駐在這裡參與建設,收穫繁榮,他期望澳門能夠一如既往得到祖國強大的支持,而澳門亦必不負所託,把握好時代機遇,實現新的奔騰。

龍業成期許澳門的年輕一代能多走出去見識,擴寬國際視野,積極參與大灣區融合,腳踏實地,大膽去闖。也盼望有更多來自不同層面的聲音,無論褒貶,都能反映大家對澳門未來建設的真實想法和要求,從而讓這片土地變得更加美好。

攝影/Isaac
撰文/Yoko

想瞭解更多,請前往帝銀集團官網
https://store.royalexsilver.com/?lang=zh-hant

【人物講嘢:澳門回歸與經濟發展】葉桂平(澳門城市大學協理副校長)

 葉桂平

「澳門回歸與我息息相關。」這是葉桂平教授有感於澳門回歸二十週年的肺腑之言。

九年前,葉教授進入特區政府政策研究室默默耕耘,在澳門特區政治體制、政府運作、中長期發展規劃等領域累積了豐富的科研經驗,取得的學術成就令人矚目。

直到去年,葉教授再次回到大學,獲任澳門城市大學分管大學科研的協理副校長,兼任澳門社會經濟發展研究中心主任。教授積極投身於經濟發展研究和教育工作,常懷著一顆感恩的心,願利用自身的學識才智,為澳門和國家建言獻策,作出更大的貢獻。

從小愛國愛澳 情懷永不變

葉教授中學就讀於勞工子弟學校,自小就培養起愛國愛澳的情懷。因對祖國抱有嚮往之情,教授在中學畢業後選擇北上,開始了長達十多年的求學歷程,並先後在中山大學、北京大學、中國社會科學院、國家行政學院和武漢大學等知名學府留下足跡。

當時,教授在北京大學取得管理學碩士學位後,曾一度回到澳門,在澳門科技大學擔任了三年講師,繼而進入澳門貿易投資促進局,並萌生了攻讀博士學位的想法。時隔幾年,博士畢業後的教授重返澳科大,跟隨上級,與同事一起參與構建新學院,「那時,國際旅遊學院剛剛在科大成立,旅遊業又是澳門的命脈產業,」經過不懈奮鬥,眼見一個嶄新的學院從無到有,教授內心也感動不已。

如今在澳門城市大學,作為一位過來人,葉教授喜歡把自己在內地學習生活的經驗與學生分享,也常與他們交流對國家的看法,幫助大家樹立起家國情懷。

澳門城市大學校園一角

醉心研究與教學 為社會發展獻力量

多年來在內地學習和進修的經歷,讓教授能掌握到最真實的國情,同時,作為土生土長的澳門人,他對澳門亦暸如指掌。這些年來,教授主攻的研究方向是澳門經濟發展及轉型,包括當今中央政府明確要求的「一中心、一平台、一基地」發展定位。有時教授也會結合不同環境下的工作需要有所側重,「比如說我在貿促局時,局領導指明研究葡語國家,那個時候葡語國家的概念才剛在澳門提出來,」教授便開始接觸發展中國家為主的葡語國家,涉獵葡語國家研究。

近兩年,教授認真把握國家給予的機遇,帶領城大成功申報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會的研究項目。此舉不只是代表個人或澳門在科研方面取得重大突破,而是意味著將區域研究變成國家級資金項目,讓大家看到澳門除了博彩業之外,也能有多元發展。

回顧過去的職業生涯,教授笑言自己與學術十分有緣,雖然屢屢在大學與政府之間產生工作調動,但始終離不開學術研究。並且,教授熱愛在學校任教,「可以與學生們相處,」直言享受培養人才的成就感與使命感。

澳門回歸 經濟翻開歷史新篇章

回歸近二十年來,澳門經濟飛躍發展。最為可觀的,便是澳門人均GDP躋身全球前三,國際貨幣基金會(IMF)亦發表全球經濟展望預測,最新預計澳門在二〇二〇年底前將超越中東石油國家卡塔爾,成為全球最富有地區。

但在回歸前,澳門的經濟一直處於負增長狀態,失業率高企。一九九九年,當澳門回歸祖國以後,特區政府堅持「固本培元,穩健發展」的方針,推進經濟重建,並於二〇〇二年實施制度創新,開放博彩業。翌年簽署CEPA,中央政府決定開放內地部分城市居民赴澳自由行,則直接帶動了澳門旅遊博彩業的興盛,更促使了相關產業同步增長,直接促進交通、娛樂、酒店、餐飲等行業的迅速發展,帶來可觀的收入,也降低了失業率。「由此奠定了澳門以旅遊博彩業為主導的經濟格局,」教授總結。

長年以往,教授一直積極投身於經濟發展研究和教育工作。

「世界第一賭城」是怎樣煉成的

昔日,包括製衣、玩具、電子製品等的加工製造行業曾在澳門盛極一時,其後逐漸衰落,「澳門的製造業在九〇年代就已經基本轉移到內地,」葉教授指出,那時澳葡政府無心管治,治安惡化。與此同時,本地博彩業更由於長期專營,其經營方式早已無法跟上世界潮流,亟需變革。

在這個關鍵時刻,博彩業成為當局關注重點。教授說明,「因為發展博彩業可以解決居民的失業問題,也可以在短時間內迅速帶動其他行業發展,聯動效應強。」所以在回歸初期,發展博彩業來解決經濟嚴重困局是最快最有效的做法。因此,回歸第三年,特區政府在中央的大力支持下,實施賭權開放政策,以競爭促進博彩業的革新升級,博彩業因而大有起色,迅速打開局面。

正因如此,澳門經濟產業結構形成了博彩業「一業獨大」的特點。二〇一七年,澳門博彩業收入達到330億美元,遠高於拉斯維加斯的70.9億美元,成為名副其實的「世界第一賭城」。

澳門博彩將迎來新一輪改革

博彩業「一業獨大」讓澳門呈現出空前繁榮的景象,然而經濟結構單一、產業優勢薄弱,也使得澳門經濟容易受外部因素影響。因此,長期選擇這種單一結構的經濟,必然不利於澳門經濟長久持續健康發展。

直到二〇一七年,博彩業在澳門產業結構中所佔比例接近50%,相較近五年的數據已經有所下降,教授指出,「這與政府根據『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化』國家政策指引採取多項措施的努力離不開。」

從明年開始,本澳博彩企業的批給將會陸續到期,即將迎來下一個澳門博彩發展時期,而下個時期的發展,需要法律制度、政治制度等多方面的良好指引。為此,教授提議加大對博彩企業發展非博彩業務的要求,「政府適當介入博彩業,避免博彩業過度集中發展,促進多元化,可以降低澳門對博彩業的依賴程度,促進經濟長期的有效發展。」

調整經濟產業結構 健康多元是趨向

國家「十一五」、「十二五」規劃綱要均提出要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國家「十三五」規劃綱要重申「促進經濟適度多元可持續發展」。教授強調,「可以看到,經濟適度多元是一以貫之的要求,」因此,他提出要繼續推動新興產業的發展。經過第三、四屆特區政府的大力推動,澳門在會展、文創、中醫藥及特色金融已經有了較好的基礎,應趁勢加大力度推動。

其次是改善人才結構。教授認為,人力資源結構對地區經濟持續發展尤其重要,澳門目前的人才結構不夠完善,受到博彩業的影響,部分年輕人傾向於知識要求較低的簡單崗位,造成了高學歷人群比重過小。針對這樣的現象,教授覺得政府應當給予適當的引導,逐步調整人才結構,以實現地區經濟的可持續發展。

「政府還應著力塑造澳門獨特的旅遊目的地形象,使得來澳遊客更加多元化,」這樣可以在吸引外來遊客的同時,促進經濟長久發展。

教授對澳門經濟發展充滿信心,冀望青年一代把握機遇。

✧總結✧

中國的改革開放,讓澳門獲得了實實在在的利益,也擴闊了澳門的發展空間,令澳門成為改革開放最大的受益者之一。教授肯定,二十年來,內地與澳門的經貿關係是前所未有的,已形成互利互惠、合作共贏、密不可分的經貿格局。

面向未來,教授覺得,澳門要積極把握「一帶一路」、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等重大機遇,科學地謀篇佈局,發展經濟適度多元化,通過區域合作來拓展產業發展空間,解決土地、人力資源短缺的「瓶頸」。搭乘國家發展的快車,按照「國家所需、澳門所長」的定位,為國家改革開放再出發繼續貢獻澳門的力量,推動「一國兩制」事業走上新台階。

「中央政府惠澳政策包括就業、學習和生活多個方面,」教授冀望澳門的青年一代要把握機遇,融入國家發展大局。

攝影/Isaac
撰文/Yoko

想瞭解更多,請前往澳門城市大學官網:
https://www.cityu.edu.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