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講嘢】十年一夜 十年一夢

夜晚七點半,零距離合作社的成員們不約而同出現在高士德商業中心某室,經由約莫半小時的熱身舒緩、發聲共鳴後,接著便正式開始了長達兩小時的排練。

為了年底的十週年紀念演出,這兩個多月以來,大家勤密地練習準備,為的是能在短時間內將演員之間建立的默契變得更加穩固。

初衷、考驗、堅持、無常、過山車、無眠、底線、戰友、距離、人來人往,不只是「十年一夜」演出十場次的子題目,更是合作社成員們在這十年經歷中感觸頗深的關鍵詞。

哪一個詞,擊中了你的內心呢?     

 劇場排練中

我們,是一人一故事劇場

沒有劇本,也可以沒有特定的場地,一個主題作為引線,便把觀眾與領航員、演員、音樂師、畫師串在一起。桌、凳、一架掛滿彩色布條的木梯,大家圍坐一圈,簡簡單單就構成了一人一故事劇場。

每次演出,觀眾不會超過30人,私密聊天的形式可以讓觀眾卸下緊張和約束感,待在劇場空間裡發生的一切釋放出來後,便永永久久地消失,不會再現。

興起於上世紀七十年代的一人一故事劇場很年輕,正如零距離合作社的演員們一樣。整個團隊中,有公司職員,有社工,有心理學博士,也有職業治療師,不同職業、不同學歷、不同性別的人,出於對一人一故事劇場的熱愛,在不同時間段加入零距離合作社而匯聚到一起,十年一路走來,在這個團隊裡,成員們的關係更像是親人,互相信賴,共同進退,真心付出。

 演員卡達,從小學四年級開始,就與戲劇結下了不解之緣(照片由零距離合作社提供)

你的發聲,我們聽得到

演員卡達,曾有多年從事民間戲劇演出的經驗,是今年加入零距離合作社的新人。去年11月,在首次接觸一人一故事劇場表演的瞬間,他即受到震撼。

「一人一故事劇場很尊重觀眾,」卡達說,急遽發展的社會裡,人心與社會價值趨向功利化,很難得的是,一人一故事劇場可以拋開一切,提供一個只關注當下心境的場合,它把每一個觀眾當成主角,演員則把觀眾所說的故事藝術化呈現出來,讓觀眾感受到有回應,產生共鳴。「在此過程中,演員和觀眾聆聽彼此,相互學習。」卡達發覺,通過演出,自己的同理心變得更強,學會了多從他人的角度考慮感受。

澳門雖然地小人多,但是大家都各自忙碌,甚至連生活在同一社區裡的鄰居,平素也缺乏溝通,在一人一故事劇場裡,大家能敞開心扉,宣洩情感,紛紛說出自己的經驗與感受,卡達認為,一人一故事劇場的應用就像是在實施一項社區凝聚計劃,「一個故事緊扣著另一個故事,把街坊們連接在一個維度上,那是種非常微妙奇特的體驗。」也因此,在卡達的眼裡,相對其他藝術表演形式而言,一人一故事劇場具有一種不可替代性。

 演員卡達,與他的戲劇夢(照片由零距離合作社提供)

 

口述影像員加裕,會將演出中的影像訊息轉換成口語表達出來,讓視障人士也享受到劇場藝術之美(照片由零距離合作社提供)

首次亮相的口述影像

零距離合作社常有社區計劃,定期把一人一故事劇場帶到弱智人士家長協進會、老人服務中心、社屋新社區等機構場所,2014年起,合作社透過「夕陽之歌」、「時光定格」、「蝶谷新語」等巡迴演出陸續給大家提供一個又一個吐露心聲的平台,「也許我們不能幫他們解決實際困難,但至少能給他們一種被理解、被陪伴的溫馨感受。」同為成員的加裕如是說。

本職為一名語言治療師的加裕,因一次義工招募的機會,偶然接觸到一人一故事劇場,於是漸漸熟識並加入到零距離合作社,談及為何被這種劇場所吸引,加裕直言是為互相聆聽而感動,「在別人的故事裡,我也可以獲得一些力量和心靈的充實。」

這次,她將以口述影像員的身份出現在十週年演出中,「把看到的說出來。」一人一故事劇場很尊重每一個觀眾,關注平凡人的故事,這次加入口述影像服務,也是出於此目的。在藝術欣賞方面,澳門很少能注意到視障、聽障人士群體的需求,這類群體不能參與很多常人能理所當然享受的事情和基本的權利,而這次十週年演出,當中有三場會提供手語傳譯、現場記錄等通達服務,以便更全面地照顧有需要的觀眾。

 口述影像員加裕(照片由零距離合作社提供)

人來人往的十年  是蛻變

十年前,三個人撐起了零距離合作社。

十年來,許多人與零距離合作社相遇,也有許多人離別,或因結婚生兒育女,或因畢業去到他鄉,人生不同階段的相撞,讓悲歡離合在合作社裡輾轉上演。

回憶起成立合作社的初衷,創始人之一阿碧坦言很單純,「在演藝學院學習那時,我第一次了解到一人一故事劇場,覺得這種表演形式很特別,因為可以盡情展現自己,」就這樣,熱衷於表達自我的阿碧,十分享受這個無拘無束的舞台帶給自己的舒適感,宛如沉浸於搖籃的孩童一般。

而好友鼓勵阿碧打破現有生活狀態的一番話,讓她開始擔起大任,「我想達到自我成長的目的,過往我常被別人左右,隨波逐流,現在才慢慢找到自己的想法,於是打算在澳門成立一個一人一故事劇場的團體。」對於整個團隊而言,除卻讓人愉悅的欣賞功能,合作社希望利用戲劇藝術發揮出其他作用,讓戲劇做一個有彈性的硬體,把需要服務的人和懂得這方面技能的人聯合在一起,將其應用到各個社會機構,幫助、教化或感染,做一些公益的事情,搭建一座與觀眾溝通聯繫的橋樑。

 領航員阿碧,是零距離合作社的創始人之一(照片由零距離合作社提供)

生存與理想  世事總是兩難全

合作社剛成立的那三年,希望憑藉一己之力做下去,因而沒有申請政府資助,豈料現實殘酷,面對昂貴的租金、設備購置款項等,為了維持基本運作,成員們不得不通過接大量的商演和機構委託演出來賺取活動基金,大家被繁忙的外接演出壓得喘不過氣,幾乎成為了重複執行指令的機器人。

阿碧明白,團體必須要靠一定的資金才能存活,然而,合作社在外接演出的主題選擇上並沒有話語權,又因時間、精力和人手的缺乏,一年到頭難有自己的創作演出,大家仿佛丟失了底線,身心俱疲。阿碧一路在叩問自己,如何才能找到兩者之間的平衡?

另一方面,一人一故事劇場的表演講求即興發揮,演員之間的默契異常重要,而默契養成的背後,意味著無數次辛苦的訓練。為了讓大眾更易接受一人一故事劇場,阿碧也有做劇場東方化的調試。「但這麼多年來,澳門仍然只有自己這個團體在繼續做一人一故事劇場,」看到劇場無法在澳門生根,阿碧感到孤單,甚至覺得希望渺茫,有一種做再多也無濟於事的無力感,「它和一般傳統的劇場距離很遠,我們是非主流且不被看重的。」

「十年了,我們在做甚麼?我們是否應該繼續把『一人一故事劇場』的推廣做下去?」大家開始思考。

  領航員阿碧(照片由零距離合作社提供)

關懷這片土地  我們不做,誰來做?

阿碧決心推掉商演,破釜沉舟,重新回歸到一人一故事劇場,專注大家內心熱愛的獨立創作。因此,對零距離合作社來說,「十年一夜」演出是一個轉折點。

合作社的成員們對這個社會多多少少具備些人文情懷,大家不曾用金錢價值來衡量劇場,亦沒有把表演當做牟利的工作,而是關注當下這片土地,演繹這片土地上人來人往的澳門故事。從家庭瑣事到大型的社會議題,從自然氣候、保護環境到長者、跨性別人士等少數或弱勢群體,無論是否符合主流價值觀,任何事、任何人,都可能成為一人一故事劇場的主題。他們看似在做一些沒人做的事情,但卻是極具意義的事,哪怕是只能喚起大家對這些現象的一點點關注,成員們內心都會產生一種滿足感和成就感。

大家在慢慢探索,也在不斷進步。

一起期待下一個十年。

「十年一夜」十週年紀念演出(海報由零距離合作社提供)

 

記者/Yoko

「十月初五街」—— 老街百年,似水一夢

十月初五日街,又名泗「口孟」街,

大家習慣稱之為「十月初五街」。

這條街的原名不難理解,

老澳門人都知道,北灣凹進來的地方,

是曾經的泗「口孟」碼頭,

是從清朝開始便使用的老碼頭,

如今碼頭只剩門樓,海岸也變成街巷。

有碼頭的地方便有人,有人的地方便有生意,

泗「口孟」街曾經的繁榮便是來源於此。

它曾是澳門最繁華的商業街,

亦是金融中心,八家銀行座落在這一條街上,

伴隨著各行各業的生意,業務十分繁忙。

繼續閱讀 「十月初五街」—— 老街百年,似水一夢

這位澳門老街的Idol——Andyson

「曾經在港澳地區聯合的樂隊比賽奪冠。」

/

推開門上貼著舊報紙的門,

街角的這間Andyson音響結他店裡,藏著一位老街的idol。

Andy Van (Andyson) 是這間店的老闆,門口的報紙是年輕時候關於他的報導。

照片裡的他抱著結他,和樂隊的朋友在一起,眉清目秀,年輕氣盛。

/

繼續閱讀 這位澳門老街的Idol——Andyson

【人物講嘢】吳文慧:希望每年夏天舉辦一個主題展,澳門係第一站!

近年澳門舉辦咗唔少風靡一時嘅卡通角色主題展,好多人都為咗重溫童年回憶而慕名而來,掀起一陣熱話。而澳門之所以引入到呢啲咁好玩嘅展覽,全因為有一班敢搏敢試嘅會展公司,努力不懈咁去同品牌洽談,先至可以將呢啲卡通人物帶嚟澳門。今期我哋就訪問到澳匯展覽嘅吳文慧(Eva),同我哋分享佢點樣引入主題展、打造澳門嘅展覽品牌、以及對青年創業嘅一啲睇法。

繼續閱讀 【人物講嘢】吳文慧:希望每年夏天舉辦一個主題展,澳門係第一站!

這些經典電影電視劇原來都是在澳門取景的!【DORM】

澳門一直以來都是備受青睞的取景地,除了當仁不讓的在博彩相關劇情中出現外,其他類型片也鍾愛澳門的街景和建築。接下來,就讓我們一起看看這些每日我們熟悉的景色都曾經在哪些影片中出現吧!

繼續閱讀 這些經典電影電視劇原來都是在澳門取景的!【DORM】

【人物講嘢】呂俊豪:機會需要時間累積出來

積木玩具風靡全球多年,歷久不衰,大人細路都啱玩。唔少積木皆以著名建築為題材,玩家可以組合積木城市,趣味盎然。而身為澳門人,當然想砌返一啲富有親切感嘅澳門歷史建築啦,澳門品牌8位元積木工作室就推出咗多種世遺建築微積木,的的骰骰,令人愛不釋手。今期就等我哋訪問下8 Bit嘅創作總監呂俊豪(Kino),同我哋分享一下創作本土微積木品牌嘅歷程。

繼續閱讀 【人物講嘢】呂俊豪:機會需要時間累積出來

尋蛙大賽!看看你的蛙來過這兒嗎? ——來自各位蛙媽的呼喚【DORM】

最近,一款養成類的遊戲《旅行青蛙》可謂紅遍網絡。佛系的養蛙遊戲甚至培養出很多玩家的慈母心,每隻出門的虛擬小青蛙都牽掛著「蛙媽」們的心,社交平台上充滿了「我的崽去哪兒了,怎麼還不回家」的呼喚。那麼今天,我們就來扒一扒青蛙帶回來的明信片上的景點原型,找找澳門有沒有地方和這裡相似!請踏著你的青蛙的步伐,去這些地方走走吧!

繼續閱讀 尋蛙大賽!看看你的蛙來過這兒嗎? ——來自各位蛙媽的呼喚【DORM】

一座牌坊一口井,兩間大屋三間廟——澳門世界遺產那些傳說和歷史故事【DORM】

大三巴舊照(來源於網絡)

在時間的長河中,400多年算不了什麼,但對於澳門這座小城來說,16世紀以來,葡萄牙商人的進駐卻是徹徹底底改變了這座小城的命運和走向。

2005年,22座位於澳門半島的建築物和相鄰的8塊前地,以「澳門歷史城區」的名字登錄為世界遺產,成為中國第31處世界遺產。至今仍矗立的建築們,帶著歷史的滄桑,記錄下了一件又一件的故事。
繼續閱讀 一座牌坊一口井,兩間大屋三間廟——澳門世界遺產那些傳說和歷史故事【DORM】

來來來,一起聊聊澳門的美食故事!【DORM】

澳門菜,該如何歸類?粵菜?葡式菜?也許皆不然。澳門菜有粵菜特色,又有濃厚地中海風味,甚至還帶有馬來半島和印度的特色,實在是文化融合產物。

很多的歷史記憶,都能夠凝固成照片、聲音和文字,但美食的味道記憶,卻隨著時光漸漸流轉變化,無法確切記錄。讓我們一起看看澳門美食背後的歷史故事吧。

繼續閱讀 來來來,一起聊聊澳門的美食故事!【DORM】

吃貨聖經——關於米芝蓮美食指南的七七八八!【DORM】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美食奧斯卡」米芝蓮指南發佈的時候了。而今年是有些特殊的10年紀念,米芝蓮把頒佈地點選在了澳門的新濠天地。接下來,就讓小編帶眾吃貨們,一起去瞧瞧有關這部美食聖經的故事。

繼續閱讀 吃貨聖經——關於米芝蓮美食指南的七七八八!【D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