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講嘢:澳門的社會民生教育】劉麗妹(澳門化地瑪聖母女子學校校長)

劉麗妹校長與孩子們

在澳門的台山中街與李寶椿街之間,有相互毗鄰的學校群,澳門傳統天主教女校之一的化地瑪聖母女子學校就座落於此。和澳門許多學校一樣,這裡書聲琅琅,從幼稚園到中學,全都濃縮在一座校園裡,這是澳門的特色——中、小、幼整全一貫制學校。而化地瑪學校,正是在澳門回歸祖國以後,逐步成為了提供十五年完整基礎教育的學校。

校園內,國旗、區旗與校旗,正在操場中央飄揚。從聖母園生長起來的葡萄苗已極粗壯,藤蔓順著圍欄攀緣纏繞到教學樓各層,生機四溢。千禧樓前有一則不太顯眼但極具暖心的標語:「我是葡萄樹,你們是枝條;那住在我內,我也住在他內的,他就結許多的果實。(若15:5)」

穿梭在樓道裡的劉麗妹校長,和來來往往的學生打完招呼,便來到操場給打球正歡的孩子們加油,形同朋友。

綠色智慧的校園

踏上教育之路 堅信以愛育愛

時間回溯到三十年前,如同正處在反叛期的其他青少年一樣,當時的麗妹校長也對未來充滿迷茫。有幸的是,得到了一起在工廠做暑期工的工友激勵與引領,順利走過了這段難熬時期,先後在嶺南中學及聖若瑟教區中學完成中學課程,並在高三時參加了北京畢業旅行,因對北京「一見鍾情」而報讀北京師範大學。受惠於國家教育部「對港澳地區招收保送生」計劃,她成為了第一屆保送到北師大的澳門學生。回憶當初的選擇,校長坦言,是受到陪伴自己成長的無數良師益友的啓發,使得她下定決心要成為一名教書育人的教師,並且希望通過制度化、科學化的學校管理,全方位地影響更多的學生,所以報讀的是教育管理專業。她堅信自己因教師的愛而使生命豐富多彩,也期盼傳承這份以生命影響生命、以愛育愛的教育志業。於是,麗妹校長就這樣滿懷期待地踏上了漫漫育才路。

國家推惠澳政策 重視澳門人才培養

麗妹校長滿懷感恩地直言:「澳門可謂是一塊福地,一直受到各方的眷顧,自己就是受益者之一。」在澳門回歸之前的一九九五年至今,國家就很關懷並支持澳門教育,就此推出了一系列培養澳門人才的政策舉措。「回歸前後,國家及澳門的領導人在教育方面充滿遠見,尤其根據澳門社會發展進行人才培養。」正是這樣的時代契機,從北師大學成歸來成為一名前線教育工作者的麗妹校長,給學校帶來了內地的優秀教育傳統經驗及最新的教育改革資源資訊,也間接地通過身教言傳讓學生增進對國家的了解,無形之中建立起深層次的聯繫紐帶。

自由多元 乃澳門教育發展之關鍵

校長頗有感受地認為,回歸之後,澳門教育的自由及尊重多元文化的傳統得到很好的保留。此間,隨著相關教育法規文件的推出和落實,教育法制日臻完善,對本地教育起到一定的規範和保障作用,人才培養、整體發展前景等方面亦陸續作出重要部署。

「比如『非高等教育制度』及『私框』這兩份重要的教育法規,」校長說,二〇〇六年非高等教育制度的出台,幫助規範了整個學習階段,以便澳門教育與國際接軌。私立學校在澳門教育佔比例很大,達到75%。在保證教學人員的質量和穩定上,校長認為二〇一二年出台的「非高等教育私立學校教學人員制度框架」(簡稱「私框」)發揮了巨大作用。在此之前,頻繁的教師流動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到學校教學質量及學生的歸屬感。如今,在政府加大投入及法律法規的保障下,任教課節減少、教育工作得到尊重及薪酬待遇有所提升的教師群體,更能安定且有信心地留在學校工作。

從以前單憑板書和三寸不爛之舌進行教學,轉變為現今的多媒體教學,時代變化,老師的教學也在與時俱進,呈現出多元化。「老師們都是受過專業培訓的,也會與時並進地自覺提升專業素養,讓學生得到適切的關顧」。此外,教青局及學校自己也提供了多種培訓課程供教學人員進修。所以校長指出,尊重老師的專業判斷及容許他們自主發展,非常重要。

校長還談到,在學校工作廿年來,見證了澳門教育有序高效地發展。在與國內外教育同行交流上,所幸澳門政府與學校之間彼此尊重,包括尊重各個學校辦學團體的價值取向和辦學方針,保持了澳門的優勢和特色。比如,凡要推行新的政策和教學實驗方案時,教青局官員會與學校討論溝通並進行適當指引。同樣,學校也尊重學生們的意願和選擇,從而制訂出不同的教學計劃。如此一來,各校能發揮所長形成特色辦學,學生們也能夠找到合適的成長園地。政府、學校及師生尊重不同的需要和價值取向,目標一致勉力同行,自然就形成了澳門教育界百家爭鳴、共同進步的局面。校長覺得,這一點恰恰就是澳門教育的成功之道。

教育為本

家、校與社區的合作 促成澳門教育大環境和諧共融

談及澳門教育發展面臨的挑戰時,麗妹校長認同政府在教育財政投入也不斷增加,給學校提供大力資助,讓在校師生受益良多。例如「藍天工程」,通過優化完善教育教學設施,提升教師的教學效能,整體改善學校現時的教學環境,讓學生得到適切的教育安排,成就優質全人培育。但她深感憂慮的是,在澳門賭權開放後,雖然帶動了經濟的迅速發展,但同時,全民就業,特別是在賭場工作,需要廿四小時輪更工作,改變了傳統家庭父母與孩子的生活模式,也縮短了父母陪伴孩子的時間,導致個別家庭的孩子在成長過程中家庭教育的「缺位」。

「家長在孩子成長的過程中如果「缺位」,沒有及時關懷和輔導,很多時在孩子行為偏差或情緒有問題時,沒有得到家庭及時的支援疏導,而引發一系列惡果。所以說家庭教育十分關鍵,這是學校教育不能取代的。」近年來,學校還要把「缺位」的家長拉回來,同時聯合社區資源,互相配合來給予孩子良好發展的平台。比如,如何幫助學生培養好習慣?麗妹校長給出了她的見解:「禁止不如取代,師生家長共同參與」,主張採用引導的方式,家長、師生建立友好關係,互助信任及溝通,給予學生展顯潛能的機會,開闊學生的眼界,讓她們健康發展。她認為學校的發展一定要和學生的需求相結合,知識、技能與品格教育並重,動靜合一。「學校的所有安排都是課程,」化地瑪學校的聯課活動十分豐富,多達一百多項,讓孩子在活動中學會與別人合作、溝通,愉快玩耍時也能學到知識與技能。培養閒暇,讓孩子們終生受用,在生命中獲得祝福。

堅守菁園 師生共同成長

校長畢業那年,正值一九九九年澳門回歸,從首都返回故鄉的她,回到母校聖若瑟教區中學開始執教,「這是我的初心,前線教師的經歷十分重要,」校長說道。

一直以來,麗妹校長非常欣賞德國著名教育學家福祿貝爾曾說過的一句話:「教育無他,唯愛與榜樣。」校長希望與教職員工、家長一起給孩子們樹立好的榜樣,傳承著「尊師重道」的中國傳統價值觀,也極看重師生情誼,希望為學生們營造嚴謹而愉快的校園生活,讓年輕一輩在規矩有序的環境下成長,成為時代公民。在二〇一七年颱風「天鴿」來襲時,化地瑪聖母女子學校首當其衝,因地勢低窪而受浸嚴重,面對災後蕭條的校園,學校所有修女、老師、學生、工友、家長一起進行大掃除,在勞動清潔中推廣環保、惜物、與大自然和平相處的普世價值。在災後恢復中,也加強了學校大家庭的凝聚力。校長認為正面看到災難的不期而遇,樂觀積極去解決困難,這是我們學校和家長合作給予孩子們真實的生活教育。

如今,二十載春秋一晃而過,麗妹校長見證了澳門社會巨大的變化和發展,澳門也成就了校長豐富而精彩的生命故事。她對這片土地滿懷期盼和感恩之情,希望在這裡繼續帶著生命教育的理想陪伴學生成長,與師生們一同實現彼此心中大大小小的夢想。

劉校長對未來教育充滿信心

✧總結✧

在海峽兩岸裡,澳門教育環境相對而言是多元和自由的,教育持份者尊重彼此的信念和教育觀,共同營造和諧共融的教育園地。回歸後,澳門基礎教育在政府的法律規範和財政支持下,保留學校教育行政、辦學自主,接納多元和開放的教育體制,這正是澳門教育的寶貴之處。

校長冀望,澳門社會繼續深耕這塊自由多元的教育福田,尊重學校及教育者,親、師、生之間彼此信任,共同合作,各展所長,讓學校能根據校情創造發揮,堅定各個學校發展特色教育的信心,給予孩子適切的教育,讓孩子的生命蒙受祝福。

攝影/Isaac
撰文/Yoko

想瞭解更多,請前往澳門化地瑪聖母女子學校官網
http://www.fatima.edu.mo/index.asp

 

【人物講嘢:一國兩制成功實踐】戴嘉萍(澳門中華學生聯合總會理事長)

戴嘉萍

澳門回歸祖國二十年,居民充份利用基本法賦與的結社自由,截至二〇一九年,本澳已有八千多個註冊社團,性質多樣,涵蓋各行各業各個社會階層。每個社團服務的群體各有取向,是連接政府與市民的一座橋樑,在澳門社會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而在數以千計的澳門社團當中,澳門中華學生聯合總會(簡稱澳門學聯)可謂是最具歷史及代表性的青年學生組織。

澳門學聯誕生於一九五〇年五月四日青年節,由澳門資深教育工作者冼為鏗先生等人帶頭成立,已經跨越了半個世紀。如今,學聯最新一屆理事長,是一位獨當一面的澳門青年——戴嘉萍(Anita)。

家庭氛圍熏陶 熱衷社會參與

戴嘉萍大學就讀於旅遊學院文化遺產管理專業,現在則是澳門大學公共行政碩士二年級的研究生。在常人看來,兩個領域的跨度似乎很大,但嘉萍卻認為兩個專業之間關係密切,只不過各自方向有所明確,她相信,在修完課程後,自己必定會對澳門的整體情況、政府管理模式及行政運行機制增進理解,而管理技巧也將得到提升。

嘉萍回憶小時候,爸爸很愛看新聞,家人們常圍坐一團,就最近發生的國內外事件各抒己見,久而久之,自己在這樣的氣氛下,潛移默化受到影響,格外關注社會議題,亦培養了參與社會的滿腔熱忱。

升讀大學時,參與學生會及學聯會務工作,嘉萍發現她可以通過這些平台與不同人士交往,看到澳門社會的方方面面,嘉萍感言,「這些經歷鍛煉了我在公眾面前的表述能力,不斷突破自我。」習焉不察的嘉萍這時才頓覺,服務學生及社會參與恰恰是自己的興趣所在,並成為了她生命中的重要部分。

團結祖國與澳門 助青年了解國家

作為擁有六十九年歷史的學生社團,澳門學聯多年來為人才培養做出巨大貢獻,在加強澳門與內地的聯繫上做過許多矚目的工作,例如學生交流團。嘉萍與學聯緣起於高二那年的航天交流團,回憶起當時的經歷,嘉萍依然印象深刻,跟隨幾十人的大團體來到四川西昌衛星發射基地,開展為期八天左右的交流參觀活動,意義深遠。嘉萍切身感受到祖國領先世界的航天科技,也因而結識了一群非常優秀的內地朋友,「團友們的凝聚力非常之強」。

嘉萍介紹,學聯有近九成的交流團都是帶領澳門學生到內地考察,例如「我的祖國—京港澳學生交流營」、「澳門中學生西昌航天科普夏令營」等等,希望利用暑期閒暇時間,帶領澳門學生走出澳門、開拓視野,因此成為了同學們了解國情、歷史及體驗內地生活文化的一個重要途徑。

嘉萍常在學聯「大本營」忙碌

競選學聯理事長 藉更大平台服務學生

抱持著學生工作的熱誠,嘉萍在大一時加入了旅院學生會,成為理事長,為同學爭取福利及籌備豐富的校園活動,在任期間被推薦到學聯,參與了澳門學聯旗下的學界常設活動委員會(簡稱「學界」)。任期結束後,嘉萍接受當年理事會同學邀請,成為理事會成員之一,於次年榮升為副理事長。

「對比起學生會,學聯是一個更大的發展平台,能夠利用更多資源,參與社會事務,幫助更多澳門學生。」經過幾年歷練,在二〇一七年年底,嘉萍決定站出來參選學聯理事長。然而一旦當選,就意味著承受學業壓力的同時,還要花費大量時間心血做好服務學生、參與社會的工作,而且還是義務工作。此刻,嘉萍身邊的朋友幾乎都已擁有一份收入穩定的工作,參選理事長對於嘉萍而言是兩難的抉擇,所幸的是,她堅定了這份夢想,並得到家人的理解和支持,全心全力投入。

開設實習計劃 推動青年走進大灣區

早在擔任旅院學生會職務時,嘉萍就已了解到學生渴望實踐職業生涯規劃的需求,因此,她結合國家發展「粵港澳大灣區」的倡議,在就任學聯理事長不久後,於二〇一八年上半年啟動第一期實習計劃。該計劃聯同廣東省青年聯合會、廣州市南沙區青年聯合會,與大灣區企業洽談,開放多種類實習崗位,讓大學生有機會在暑期時到大灣區企業實習約六星期,青年們一方面可以提前取得職場經驗,亦可積累人脈關係,更重要是親身體驗內地生活模式,了解大灣區就業創業的相關情況。

「到內地工作是人生的重大選擇之一,許多學生難免會感到迷茫,不敢嘗試,」嘉萍理解學生的憂慮,因此,推行這個計劃正正是為了讓學生們親身體驗大灣區的真實情況,鼓勵他們前往大灣區投入新環境,把握發展良機。她強調,「在政府部門牽頭下,現時有部分內地企業專門為港澳人士開設崗位,僱員享受的薪酬待遇比同資歷的內地同胞要高,與澳門市場價格差不多。」但是,這些優惠政策消息容易湮沒在巨大的信息時代裡。因此,學聯致力為大家篩選提供有效的消息來源,她堅信,解決了各方面顧慮,澳門青年接收到正面信號,前去內地發展的意願會大增。

學聯致力於打造服務學生的各種平台,大家關心的飲食起居、社會保障及薪酬福利等問題,進一步著手整合本地及國內就業創業的重點資訊。「除了學聯,也有其他社團在做這些工作,」嘉萍補充,社團各界可以聯合起來,不過,單靠民間社團還不夠,仍需政府一起合力推動。

關心社會 為學生發聲

去年六月,嘉萍以學聯領導人身份,成為青年事務委員會委員之一,眼見現在不少學生因學業等事情而蒙受過大壓力,嘉萍曾向教青局反映情況,呼籲關注學生們在心理方面的訴求,及時為他們提供心理輔導服務。

其後,當特區政府進行《醫療人員專業資格及執業註冊制度》立法工作時,其中有關實習的條文引起本地學護異議,為此,學聯積極與本地就讀護理系的學生討論交流,並向立法會提交意見,力爭醫療人員註冊新制實習合理化,督促政府在制定或實施政策時,可以更符合學生的需求。

回歸變化巨大 青年面對機遇和挑戰

論及澳門回歸,嘉萍感歎,「我們是一國兩制的受惠者,非常幸福。」身為一名學生,她在教育方面分外有感觸,澳門學生受惠於內地高校招收澳門保送生的機制,相較內地生升學而言,入讀名校的機率更大,無疑提供了更多、更好的發展機會。

中央近年更推出了多項便民惠民措施,特別是在二〇一八年下半年正式實施的《港澳台居民居住證申領發放辦法》。嘉萍對此十分贊同,認為居住證新政策出台,使澳門人在出行、申請職業資格及銀行金融業務等方面都更為便利,也為粵港澳大灣區創業就業人士提供了有利的營商環境,配合澳門特區政府的大力支持,澳門人將有更多的發展機會,有助於更好地融入內地生活。

不過,「走出澳門,意味著要面對成千上百萬的競爭對手,」嘉萍覺得,澳門青年首先需要提升個人技能,譬如多種語言的掌握,緊握葡語優勢,並熟習英語和普通話,「基礎教育中,倡導普及三文四語就是一個很好的舉措。」其次是專業知識的學習,最重要還是要開放心態,多看看外面的世界,做好心理準備面對挫折,不斷裝備及調整自己。

與澳門青年一同成長的嘉萍

✧總結✧

作為澳門人的一份子,嘉萍目睹過去近二十年,澳門在「一國兩制」方針的貫徹落實下,政治、經濟、民生、治安、教育、社會保障等各方面都取得進步,她對澳門的未來充滿信心,更喜見特區政府著力培育專業人才,幫助澳門實現經濟適度多元化發展。

嘉萍認為,在新時期,中央給予澳門「一中心一平台」(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台)的定位,亦讓澳門發展前景明朗。

攝影/Isaac
撰文/Yoko

想瞭解更多,請前往澳門中華學生聯合總會官網:

首頁

【人物講嘢:澳門回歸與法制建設】邱庭彪(澳門大學法學院助理院長)

邱庭彪

親歷了澳門百廢待興的時代,也攜手走過韜光養晦的日子,正是邱庭彪教授這一代澳門人的親身記憶。

從前,澳門沒有四通八達的交通路網,現在則是海陸空路路皆通,高樓大廈林立。回歸後經濟崛起,由淳樸小漁村變成繁華大都市,澳門在這二十年間完成蛻變,澳門人過上前所未有的幸福生活。作為一名澳門人,邱教授感到無比驕傲與欣慰,他覺得,自己應該為澳門這片土地及國家再出一分力。

邱教授身居多項要職,既是澳門大學法學院助理院長,也是行政長官委任的立法會議員。他將以學者和議員身份,為持續推進澳門的法制建設做更多積極有效的工作,砥礪前行。

回歸祖國為澳門帶來發展新機

回歸前的澳門,華人在教育學習、工作晉升及社會參與上均得不到公平待遇,直到一九九九年回歸祖國後,這種境況得到翻天覆地的改變。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下,澳門人終於可以當家作主,掌握自己命運,在各方面均迎來新的發展契機。

邱教授就是當中的一員,原本高中畢業後無法繼續升學的他,正是把握了時代機遇,如願升讀大學,「甚至是深造,如今還可以參與教育及研究工作,」邱教授不禁感慨,「我們一起享受到澳門回歸帶來的成果。」

致力普法工作 建立法治社會

「以前澳門很多人是法盲,法律的解釋及應用由少數當權者獨攬,處境對華人很不利,」於是,邱教授與一班有志之士提出學習法律,令「法律本地化」的概念能夠實踐,並希望更多人懂得用法律保護自己,從而也能尊重法律,逐漸將澳門變成一個法治社會。

邱教授感歎,近年來法院訴訟案大幅增加,乃是最能體現澳門法制建設進步的地方之一。回歸之前,基本無人願意主動走進法院,「澳門在回歸後培養了大量的法律工作者,促進法律普及率提升,市民們一旦產生爭議,會優先考慮使用法律手段。」對此,教授認為發生轉變的根本原因是:澳門人對法律充滿信心才會訴諸於法院,法院判決公正則能立信於民並深入民心,良性循環使守法理念在澳門人的心中樹立起來。

身為七位官委議員之一,教授在立法會的各類發言,也常從專業角度出發解釋與法律有關的問題,幫助大家理解法律概念。例如,許多市民對「合理期間訴訟」存在誤會,認為法院拖延訴訟程序,為此,教授說明事實並非如此,「當然,過程中會有許多枝節導致訴訟判決延遲發出,」但只要在訴訟行為期間的限制內做出判決,就是合理期間的判決。

邱教授積極投身於法律教育事業

培育法律人才 實現憲法走入高校

畢業後回到澳門,邱教授主要從事公務員教育培訓工作,適逢澳門大學法學院引進人才,於是開始進入大學授課。做好普法工作,希望使更多的澳門人真正認識並尊重法律,推動澳門法治社會的建設,既是教授投身法律教育的初衷,亦是令他最感自豪之事。「當然,這並非靠我一己之力,而是一大群老師共同努力的成果,畢業生們也在社會上不斷推動法律發展。」

回顧教學歷程,教授印象最為深刻的是在澳門高校裡推廣國家憲法和基本法。當時,教授與同仁們經過多次溝通、開會等籌備工作,加上大學領導層及一眾社會人士的支持,成功使澳門大學成為首間教授憲法基本法科目的高等院校,下一步還會計劃培養更多相關教師資源。

保證有法可依 督促簡政便民

立法會工作重心在於立法,「保證市民和政府行政機關有法可依,許多行為才能夠依照規則作為,這項工作異常重要。」監察政府是立法會的功能之一,議員們能針對政府不恰當的行為理性地提出改進意見,二者建立良性互動,有利於改善行政,為市民提供更優質的服務。「比如說,飲食場所發牌制度在坊間存在許多爭議。」教授提到,飲食場所取得牌照一般需時一至兩年,發牌時間過長會讓中小微企營運成本大增,甚至成為負累導致倒閉。因此,教授與立法會同事提出縮短發牌時間,並簡化發牌程序,針對中小微企及老企業提供協助。對此,政府作出善意回應,承諾修法及頒發明確指引,令發牌時間縮短為一個月,還推出了臨時牌照制度。

教授認為,改良飲食場所發牌制度,切實給中小微企帶來生存空間,也為全澳市民提供了不同類型的就業機會,不一定局限在博彩業,具有澳門特色的商號亦能為廣大遊客提供服務,這些都為打造世界旅遊休閒中心提供了有利條件。

暢談立法會工作

大灣區融合 三地法律需磨合

談及粵港澳大灣區,教授提醒大家,無論在香港,還是到灣區其他城市工作或投資,首先要留意遵守三地各自現行法律,了解自己的權益。其次,許多市民易對債務問題產生錯覺,澳門人如在內地欠債,返澳後仍需履行債務,因為內地債權人可憑藉內地法院判決書到澳門確認執行。因此,教授覺得有關方面可以多加推廣,以促進灣區城市融合。

好比程序法中的仲裁調解制度,特別是仲裁方面,教授希望統一使用《國際仲裁示範法》(《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國際商事仲裁示範法》),讓大家在程序上能夠走向一致,「爭議並非一定要依仗司法機關來解決,也可以通過仲裁方式解決,而且仲裁結果受法律支持,」未來的大灣區會有很大幾率使用仲裁,而且將逐步趨向運用同一套制度。

就長遠發展來看,教授說明,法律會跟隨政治經濟文化的改變而改變,具體而言,視乎發展速度、市民需求,會逐漸顯現相應訴求。當這些訴求達到一定量時,就有修法的必要,反過來協助經濟繼續前行發展。

陽光下的權力 達致公開透明

從反貪公署,到回歸後成立的廉政公署和審計署,自最高層至最前線,各方面基本杜絕以前常見的貪污行為,澳門反貪工作的成績有目共睹。見證了回歸前後兩個時代的教授,讚歎整個澳門社會的廉潔程度大有提升。

此外,廉政公署推出指引,踴躍宣傳,令公務員知曉貪污是甚麼,讓市民明白行賄為何物。私人機構的貪污也被視作犯罪行為,納入廉署的職權監督範圍,促使私人機構也加強了廉潔意識。「但單論廉潔,有可能讓程序變得複雜,導致低效益,」教授強調,廉署配備的行政申訴功能,則是幫助政府改進行政,減少官僚作風的重要舉措,令整個社會達到廉潔高效,相輔相成。

就審計署而言,審計署取消事先監察環節,提高效率,事後監察作用也能發揮到位。二十年來亦陸續提出不少建議回饋給行政機關,行政機關能按照審計意見調整工作效益和經費限度。

總括而言,廉政公署和審計署使得澳門公共權力的使用更加依法合理。不過,教授認為制度尚在發展階段,目前已做到初步依法,以後會有修法需要,使法律配合現代社會的需要做出適度改變。

教授期盼澳門成為國家的人才寶庫,持續貢獻力量。

✧總結✧

澳門居民守法意識的增強,有賴國家和特區政府向社會各界不遺餘力推廣法律。如今,澳門的司法工作仍然涉及到葡語,故此,邱教授倡議,應推廣中文為主、葡文為輔的法律教育。他認為,當務之急要培養中葡雙語人才,著眼於長遠計劃,儲備多個人才梯隊為澳門社會服務,甚至將澳門變成人才培養基地,服務祖國。

放眼大灣區、一帶一路與中葡平台,教授指出,澳門本土具備三文四語的優勢,對於研究比較法非常有利,研究葡語國家法律與歐美法律,可以不斷為國家的發展提供借鑒、貢獻力量。

在回歸前夕,教授就堅信,澳門有中央政府作為堅實後盾,發展必定成功,整個國家亦會愈加繁盛。回顧過去二十年,事實證明澳門的確邁出了成功的一大步,社會一切向好。教授寄望,澳門人要自強不息,在此良好根基上更加努力將澳門建設得更好,為下一代創建宜居的城市環境。

攝影/Isaac
撰文/Yoko

想瞭解更多,請前往澳門大學法學院網站:
https://fll.um.edu.mo

【人物講嘢:澳門回歸與經濟發展】葉桂平(澳門城市大學協理副校長)

 葉桂平

「澳門回歸與我息息相關。」這是葉桂平教授有感於澳門回歸二十週年的肺腑之言。

九年前,葉教授進入特區政府政策研究室默默耕耘,在澳門特區政治體制、政府運作、中長期發展規劃等領域累積了豐富的科研經驗,取得的學術成就令人矚目。

直到去年,葉教授再次回到大學,獲任澳門城市大學分管大學科研的協理副校長,兼任澳門社會經濟發展研究中心主任。教授積極投身於經濟發展研究和教育工作,常懷著一顆感恩的心,願利用自身的學識才智,為澳門和國家建言獻策,作出更大的貢獻。

從小愛國愛澳 情懷永不變

葉教授中學就讀於勞工子弟學校,自小就培養起愛國愛澳的情懷。因對祖國抱有嚮往之情,教授在中學畢業後選擇北上,開始了長達十多年的求學歷程,並先後在中山大學、北京大學、中國社會科學院、國家行政學院和武漢大學等知名學府留下足跡。

當時,教授在北京大學取得管理學碩士學位後,曾一度回到澳門,在澳門科技大學擔任了三年講師,繼而進入澳門貿易投資促進局,並萌生了攻讀博士學位的想法。時隔幾年,博士畢業後的教授重返澳科大,跟隨上級,與同事一起參與構建新學院,「那時,國際旅遊學院剛剛在科大成立,旅遊業又是澳門的命脈產業,」經過不懈奮鬥,眼見一個嶄新的學院從無到有,教授內心也感動不已。

如今在澳門城市大學,作為一位過來人,葉教授喜歡把自己在內地學習生活的經驗與學生分享,也常與他們交流對國家的看法,幫助大家樹立起家國情懷。

澳門城市大學校園一角

醉心研究與教學 為社會發展獻力量

多年來在內地學習和進修的經歷,讓教授能掌握到最真實的國情,同時,作為土生土長的澳門人,他對澳門亦暸如指掌。這些年來,教授主攻的研究方向是澳門經濟發展及轉型,包括當今中央政府明確要求的「一中心、一平台、一基地」發展定位。有時教授也會結合不同環境下的工作需要有所側重,「比如說我在貿促局時,局領導指明研究葡語國家,那個時候葡語國家的概念才剛在澳門提出來,」教授便開始接觸發展中國家為主的葡語國家,涉獵葡語國家研究。

近兩年,教授認真把握國家給予的機遇,帶領城大成功申報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會的研究項目。此舉不只是代表個人或澳門在科研方面取得重大突破,而是意味著將區域研究變成國家級資金項目,讓大家看到澳門除了博彩業之外,也能有多元發展。

回顧過去的職業生涯,教授笑言自己與學術十分有緣,雖然屢屢在大學與政府之間產生工作調動,但始終離不開學術研究。並且,教授熱愛在學校任教,「可以與學生們相處,」直言享受培養人才的成就感與使命感。

澳門回歸 經濟翻開歷史新篇章

回歸近二十年來,澳門經濟飛躍發展。最為可觀的,便是澳門人均GDP躋身全球前三,國際貨幣基金會(IMF)亦發表全球經濟展望預測,最新預計澳門在二〇二〇年底前將超越中東石油國家卡塔爾,成為全球最富有地區。

但在回歸前,澳門的經濟一直處於負增長狀態,失業率高企。一九九九年,當澳門回歸祖國以後,特區政府堅持「固本培元,穩健發展」的方針,推進經濟重建,並於二〇〇二年實施制度創新,開放博彩業。翌年簽署CEPA,中央政府決定開放內地部分城市居民赴澳自由行,則直接帶動了澳門旅遊博彩業的興盛,更促使了相關產業同步增長,直接促進交通、娛樂、酒店、餐飲等行業的迅速發展,帶來可觀的收入,也降低了失業率。「由此奠定了澳門以旅遊博彩業為主導的經濟格局,」教授總結。

長年以往,教授一直積極投身於經濟發展研究和教育工作。

「世界第一賭城」是怎樣煉成的

昔日,包括製衣、玩具、電子製品等的加工製造行業曾在澳門盛極一時,其後逐漸衰落,「澳門的製造業在九〇年代就已經基本轉移到內地,」葉教授指出,那時澳葡政府無心管治,治安惡化。與此同時,本地博彩業更由於長期專營,其經營方式早已無法跟上世界潮流,亟需變革。

在這個關鍵時刻,博彩業成為當局關注重點。教授說明,「因為發展博彩業可以解決居民的失業問題,也可以在短時間內迅速帶動其他行業發展,聯動效應強。」所以在回歸初期,發展博彩業來解決經濟嚴重困局是最快最有效的做法。因此,回歸第三年,特區政府在中央的大力支持下,實施賭權開放政策,以競爭促進博彩業的革新升級,博彩業因而大有起色,迅速打開局面。

正因如此,澳門經濟產業結構形成了博彩業「一業獨大」的特點。二〇一七年,澳門博彩業收入達到330億美元,遠高於拉斯維加斯的70.9億美元,成為名副其實的「世界第一賭城」。

澳門博彩將迎來新一輪改革

博彩業「一業獨大」讓澳門呈現出空前繁榮的景象,然而經濟結構單一、產業優勢薄弱,也使得澳門經濟容易受外部因素影響。因此,長期選擇這種單一結構的經濟,必然不利於澳門經濟長久持續健康發展。

直到二〇一七年,博彩業在澳門產業結構中所佔比例接近50%,相較近五年的數據已經有所下降,教授指出,「這與政府根據『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化』國家政策指引採取多項措施的努力離不開。」

從明年開始,本澳博彩企業的批給將會陸續到期,即將迎來下一個澳門博彩發展時期,而下個時期的發展,需要法律制度、政治制度等多方面的良好指引。為此,教授提議加大對博彩企業發展非博彩業務的要求,「政府適當介入博彩業,避免博彩業過度集中發展,促進多元化,可以降低澳門對博彩業的依賴程度,促進經濟長期的有效發展。」

調整經濟產業結構 健康多元是趨向

國家「十一五」、「十二五」規劃綱要均提出要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國家「十三五」規劃綱要重申「促進經濟適度多元可持續發展」。教授強調,「可以看到,經濟適度多元是一以貫之的要求,」因此,他提出要繼續推動新興產業的發展。經過第三、四屆特區政府的大力推動,澳門在會展、文創、中醫藥及特色金融已經有了較好的基礎,應趁勢加大力度推動。

其次是改善人才結構。教授認為,人力資源結構對地區經濟持續發展尤其重要,澳門目前的人才結構不夠完善,受到博彩業的影響,部分年輕人傾向於知識要求較低的簡單崗位,造成了高學歷人群比重過小。針對這樣的現象,教授覺得政府應當給予適當的引導,逐步調整人才結構,以實現地區經濟的可持續發展。

「政府還應著力塑造澳門獨特的旅遊目的地形象,使得來澳遊客更加多元化,」這樣可以在吸引外來遊客的同時,促進經濟長久發展。

教授對澳門經濟發展充滿信心,冀望青年一代把握機遇。

✧總結✧

中國的改革開放,讓澳門獲得了實實在在的利益,也擴闊了澳門的發展空間,令澳門成為改革開放最大的受益者之一。教授肯定,二十年來,內地與澳門的經貿關係是前所未有的,已形成互利互惠、合作共贏、密不可分的經貿格局。

面向未來,教授覺得,澳門要積極把握「一帶一路」、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等重大機遇,科學地謀篇佈局,發展經濟適度多元化,通過區域合作來拓展產業發展空間,解決土地、人力資源短缺的「瓶頸」。搭乘國家發展的快車,按照「國家所需、澳門所長」的定位,為國家改革開放再出發繼續貢獻澳門的力量,推動「一國兩制」事業走上新台階。

「中央政府惠澳政策包括就業、學習和生活多個方面,」教授冀望澳門的青年一代要把握機遇,融入國家發展大局。

攝影/Isaac
撰文/Yoko

想瞭解更多,請前往澳門城市大學官網:
https://www.cityu.edu.mo

回歸18年,關於澳門那些幸福的小事!【DORM】

「你可知Macau,不是我真姓,我離開你太久了,母親⋯⋯」

隨著這首膾炙人口的《七子之歌-澳門》又一次在電視網絡各處被播放、傳唱,一晃眼,又到了慶祝澳門回歸祖國的日子。

澳門回歸已經18年,對於這座歷史悠久的小城來說,18年並不是一段很長的時光,但確實是段走向穩定繁榮的閃光的日子。

下面,就讓我們跟隨著三位澳門人關於回歸的記憶,看看澳門脫胎換骨的過程,重新撿拾這段路上值得紀念的碎片。

繼續閱讀 回歸18年,關於澳門那些幸福的小事!【DORM】

最熱情!最絢爛!最精彩!慶祝澳門遊子歸家的國際幻彩大巡遊!【DORM】

在民風熱情的拉丁美洲地區,常常有在狂歡節巡遊的風俗活動。

而在澳門,這個中西文化交融之地,為了慶祝回歸祖國,每年也會舉辦和光影結合在一起的巡遊活動!

自2011年首次舉辦以來,到今年為止, 澳門大巡遊已經是第七屆了。

而今年,幻彩大巡遊的名字從「拉丁城區幻彩大巡遊」改為了「國際幻彩大巡遊」,體現著巡遊活動正在進一步向著國際化進發!

繼續閱讀 最熱情!最絢爛!最精彩!慶祝澳門遊子歸家的國際幻彩大巡遊!【D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