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講嘢:澳門與國際的交流合作】陳函思(至善有限公司執行董事)

陳函思

十八歲前,長於澳門;十八歲後,闖蕩世界。

葡萄牙、巴西、安哥拉⋯⋯因學習與工作的種種際遇,陳函思曾到訪過許多國家,並通過接觸不同的文化和行業汲取養分,不斷延展國際視野。與她共歷成長的,是澳門的至善有限公司,這位年輕的八十後,是公司的執行董事。

至善,是由知名愛國實業家、澳門特區立法會前主席曹其真女士於二〇一三年創辦的澳門企業,在中國北京、葡萄牙里斯本、巴西聖保羅和莫桑比克馬普托均設有分公司,為超過百多家政府機構、國企及私企提供專業服務。而曹女士當初創立至善的宏願,源自於二〇〇三年國家推出「中葡平台」概念的響應,希望在中國和葡語國家之間搭建一個「至善至美」的貿易服務平台。

回歸烙印下 我們是幸運的一代

一九九九年澳門回歸中國,對於剛升初一的函思來說,印象最深刻的是和同學們在學校運動場參與回歸慶典揭牌儀式。「我感到我們是幸運的一代,」回歸後的澳門,政界和民間都與內地產生了更多交集。中學期間,函思便通過一次澳門學聯交流團的機會,深入祖國內地,來到上海接觸了一批當地學生,「感覺同齡人之間差別很大,很欽佩他們的博學,」自此以後,函思每一年都會跟隨交流團到內地城市開闊眼界,後來更如願以償成為北京大學的一份子。

畢業後,函思選擇到新加坡和美國攻讀研究生,繼而又赴歐洲遊學。直到二〇一二年,函思回到澳門,恰逢澳門同濟慈善會會長曹其真女士準備設立北京辦事處,在內地啟動公益項目。因理念相合,又具備內地求學的經歷,函思加入其中並被委派至辦事處工作,再次回到了北京。

回到祖國懷抱 澳門經濟崛起

以前,澳門給外界的印象多停留在《七子之歌》,是詩歌裡被強擄在外不得歸家的飄零遊子,如今,無論是政治地位,還是經濟發展,澳門與回歸前的境況已不可同日而語。函思回憶,「那時澳門沒有大型產業,澳門人常到香港「淘金」,反觀現在,不少香港人會把澳門作為就業目的地。」二〇〇五年伊始,隨著澳門賭權開放,大批賭場落成並迅速投入營運,在內外企業資本刺激和時代機遇下,澳門進入了黃金發展期。自那時起,在外求學每隔半年歸家一次的函思,都會察覺到身邊環境的急遽變化:不斷完善的基礎設施、拔地而起的高樓大廈,可謂日新月異。經濟騰飛使澳門躍升為世界上人均GDP最高的地區之一,市民的自信心亦大幅提升。

中葡平台潛力無限 澳門需趁良機育人才

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在澳門成立已有十六年,一直以來,中央政府投入大量資金及資源構建中葡平台,對於推動澳門成長幫助很大。例如,二〇一七年五月,國務院國資委在澳門召開「央企支持澳門中葡平台建設高峰會」,會後切實帶動了一批中資企業通過澳門中葡平台到葡語國家投資。同期,澳門亦積極配合政策部署,在促進中葡加強外交和商貿交流上發揮了一定作用。陳函思認為,中葡平台是國家給澳門的一個重要定位,該平台的搭建讓澳門可以跟巴西、安哥拉、葡萄牙這些大國相互鏈接,機遇難得。

但函思也指出,中葡國家在平台的互動,向來以官方牽線的會議及場合居多,澳門主動聯繫及參與雙方經貿發展交流的功能尚不太顯著。「主要因為澳門精通中葡雙語的法律及商貿人才仍然缺乏,」函思分析道,葡語國家體量龐大,有不同範疇的大宗資源尚待挖掘,這些處女地的開墾亟需專業人才的助力。「非洲及拉丁美洲都是很大的市場,」例如,巴西擁有眾多糧食和礦產資源,全球高達70%的冷凍食品都從該國進口,而中國取代美國成為巴西最大的進出口貿易夥伴,是國際經濟競爭中的歷史性變化,該現象值得深入研究。

至善藉澳門平台洞悉世界貿易商機

至善勇做開荒牛 靠積累發現商機

萬事開頭難,成立初期,外人對至善千里迢迢遠赴別國開展工作的做法表示不理解,至善甚至常被誤認為是翻譯公司。函思為此解釋,翻譯與諮詢只是為公司發展奠定基礎的一項服務,「因其能以最短時間接觸最多的客戶,」而在服務客戶的過程中就有機會共同參與投資運營,幫助至善打入市場。

好比至善的第一個客戶——全中國最大的魷魚捕撈企業,「如果沒有中葡平台,我們就難以結識並服務這個浙江舟山的大型企業,」函思感歎,客戶希望能夠和東帝汶政府建立官方漁業合作,在當地打造一個大型漁業基地,至善一邊幫助客戶與東帝汶政府談判,在兩者之間發揮銜接作用,甚至可以透過中間人的位置觀察雙方,把握時機,參與產業鏈當中。另一方面,至善在交涉中也一併熟悉了當地的法律法規與市場行業,更累積了人脈,進而能夠自主開展貿易活動。

有了前幾年的鋪墊與開拓,至善越發有信心和底氣。從翻譯諮詢,到國際貿易及房地產投資,直到現在籌備的物資供應,至善在摸索前進中開拓了更多的商業領域,「在這偌大的商機當中,必定有澳門企業參與的空間,如果澳門企業能夠在中國與葡語國家貿易往來當中,爭取到1%的份額,就已非常了不起。」這位前行者如是說。

利用自身優勢 探索世界之廣

除了專注於研究中國與葡語國家的經濟市場,這三年來,自浙江到東帝汶,再由東帝汶延伸到新加坡、越南,至善也充分利用資源、時間和能力佈局,與許多非葡語國家建立起經貿往來聯繫,從無到有,締造成相互連接的商貿網絡。「世界很寬廣,如果沒有這樣的工作機會,我也不會想到去非洲、拉丁美洲、東南亞找尋商機。」函思覺得,澳門人不應只局限在澳門,企業也要抓緊時機嘗試多走出去,實現更大的成長。對此,她提議政府可在金錢、政策等方面加大對本地企業的支持,同時努力吸引各地人才,發展支援後備力量。

此外,至善也極力拉動國內外企業在澳門落戶投資,「澳門的優勢不僅在於安全性高、信任感強及文化包容,還包括享有很高的政治待遇,以澳門身份出外交涉,可以實現較好的對接。」函思自豪地說道,澳門作為自由港,在融資和徵稅等方面也頗具亮點。

「取之社會、用之社會」

在維持公司基本運作的前提下,至善懷揣著社會責任,持續把盈利捐給澳門同濟慈善會,主要用於資助內地的教育事業,為社會作出貢獻,期望能讓內地兒童接受公平優質的教育,「因為教育是改變個人命運最有效的投資。」陳函思感慨,「我們正是有幸到內地讀書,了解祖國的國情與文化,結交朋友,才為現在的事業奠定良好基礎。」

目前,除西藏、內蒙等個別省份外,至善的慈善工作已基本覆蓋到全國各地,希望通過解決社會問題,帶來正面的影響與改變。身兼同濟慈善會副理事長一職的函思寄語,未來如有能力,將會把至善的慈善工作普及到葡語國家。

澳門同濟慈善會面向全中國開展慈善工作

✧總結✧

在大家充分享受澳門經濟發展帶來的成果時,陳函思也關注到一些衍生的社會問題,如房價高漲、產業結構單一、就業保護主義⋯⋯「世界上很難再找到像澳門一樣擁有巨大經濟財富收益的地方,希望澳門各方面都能均衡健康發展。」她認為,澳門的發展不能只看重經濟效益,還要多關注市民,尤其要多考慮青年成長的需求,政府應把目光投向更廣闊的地方,切勿固步自封陷入資源詛咒,要讓澳門在競爭激烈的世界裡更好地發展,產生更有力的效應。

歷史上的澳門,自十六世紀中期開始,就因葡萄牙租地的特殊原因成為了東西方貿易的轉運港,以此開啟了世界近代史上中西文化交匯的時代。近年來,澳門以中國行政特區的嶄新面貌在國際上呈現出多重身份,既是中葡平台,也是粵港澳大灣區核心城市,更是「一帶一路」倡議中「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節點,全球影響力不斷在擴大。

在國際經貿往來上,至善將全力堅持下去,真誠希望在通往世界各地的道路上,會有更多的同行夥伴,齊心合力把澳門推向更大的世界舞台。

攝影/Isaac
撰文/Yoko

想瞭解更多,請前往至善有限公司官網
http://www.perfeicao.com/zh/ind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