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打百轉,其心如一

/

荔枝碗這個名字,

我第一次聽,不覺得是地名。

餐廳常用的雞公碗,

倒是親切又吉利。

荔枝碗,名字怪怪的,

但是一下就記住了。

/

/

這是一個海邊小漁村,異常安靜,old school。

海邊造船業退出市場競爭之後,這裡看不出有專人打理的痕跡。

我偷偷從外圍向內部窺伺卻什麼也看不出來。

一排舊船廠悄悄蹲守著,

它們不說,沒人知道這裡曾經熱鬧興旺過。

/

/

曾經的造船業發達的時候,許多訂單向這裡紛至沓來。

原木在這裡的木廠變成了船用木材。

木廠和船廠的工人和家眷形成了村落。

養豬、養雞、種菜、磨豆子……

後來,這些人都隨著造船業的衰敗漸漸走了。

/

/

驚奇地發現,荔枝碗的一些配色和廈門鼓浪嶼,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鮮明、熱情,獨特的甜蜜可人的漁村情調。

只是鼓浪嶼顯然更成熟和商業化。

而荔枝碗,停在了青澀和質樸。

/

 /

鄰近村口,有一隻會說話的八哥。

我問主人:

“牠們會說什麼?”

主人笑得靦腆又得意:

“乜都會講。”

我試了試,還真是什麼都會說。

粤語的你好,普通話的你好,英語的hello。

雖遊人不多,

牠的禮數,很是周全。

/

/

再往裡走,沒幾步就是現在荔枝碗的招牌店鋪

漢記手打咖啡

漢記的店面和村子自然地融合在一起,

和城市小資文藝風的咖啡店不同,

漢記的桌椅都是原木製的,

腳踩的地面就是村裡的土。

一隻田園犬走來走去,撿拾著我偶爾掉落的食物。

我覺得牠也許會隨口被叫做小黃,那種在老家村莊裡最常見的名字 。

“ 土味偶像劇 ” 回歸,

人們發現 “ 土味咖啡檔 ” 是返璞歸真的璞玉,

在這裡自拍,不太適合刻意地“Chok”樣,

看似隨意的構圖,才與這裡更搭。

/

/

村落裡的人撤去,

看門守戶的狗狗被留下,

經幾代繁衍,成了廢船廠新的主人。

走進去的時候可要當心了,

像我,誤闖一隻英雄好漢的領地,

被它警告的狂吠驚得灰溜溜撤離了。

和被抱在懷裡去寵物店美容的小貴賓犬不一樣,

這裡的狗狗,獨立得自帶後工業的風骨。

被颱風天鴿剝皮拆骨,舊船廠顯得更破落了,

骨架顯露出來,反倒更加硬朗。

攝影師們一定很愛這裡,

隨手一個景,就是內含力道、鋼筋鐵骨的作品。

似乎自帶黑白濾鏡,

在這裡隨意交織的木頭,

褪色的標牌,都很藝術。

/

/

漁村是個很有趣的標籤,

很多地方都曾是漁村。

後來他們成了北上廣深的深圳,

成了暑假和春節都爆滿的三亞,

成了文藝青年最愛的廈門。

/

/

而有些漁村,最後還是漁村。

在半露天的店鋪門口,漢記手打咖啡的老闆梁金漢

願意和我們聊聊他和手打咖啡的故事。

這間隱藏在村落的小小咖啡店,

竟然有被影帝周潤發都讚口不絕的好味道咖啡。

/

/

曾經是造船工人的老闆,

面對差點毀掉他的那次傷痛,

如今笑得雲淡風輕。

對待生活,對待咖啡,

他一直都努力又認真。

咖啡粉經過四百次的手轉擊打

才有了濃稠香郁的味道,

人也是歷經風霜,才顯堅韌。

來一起嘗嘗這杯,

曾經打動過發哥的好咖啡吧。

/

🎥「手打百轉,其心如一」☕️

採訪/小劉

攝影/Isaac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