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三億元的“盒子”,盒內明珠無人識?

今日就清嘉慶御醫汪必昌《聊複集·怪症匯纂》四種未刊稿本一事請教某著名學者,因故暫不便公佈其名姓,深感其話語平實而寓意深刻,發人肺腑,遂撰此稿以見聞于各位朋友。

以其所述,彭先生發現的這冊清代嘉慶御醫搜集治療當時怪症的秘方偏方稿本,從文物價值的角度看,其書稿本身正如一個文物性質的“盒子”,孤本的唯一性決定了它的價值必然不菲,其價值當比外面盛它的木盒子高億萬倍。此言不假,誠也如是。木盒為新配之物,尚可再生,稿本這個盒子全世界卻僅此一個,不可能再造一個。一方面本身便是好東西,同時全世界又僅此一件,物以稀為貴,可遇不可求。

恰如昔年楚人“買櫝還珠”之往事,稿本這個孤品盒子固然價值非凡,真正核心的卻是其中裝有兩系列的絕代珍珠。其一便是古代御醫治療怪症的系列秘方偏方,現已核實有778個,除開為宣傳推廣公佈的約40個外,還有700多個處於保密狀態,其中即使僅有10個能在將來被有心人慧眼識得使其真正得以閃閃發光,造福民眾,其價值也必將十分驚人。

眾所周知,在屠喲喲發現青蒿素的過程中,起了關鍵作用就是“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漬,絞取汁,盡服之”這區區十五字截瘧偏方,它救治了上億患者並為中國贏得了一座沉甸甸的諾貝爾獎盃。故此當然可以說,有了這冊古代御醫傳承的治怪症秘方偏方手稿孤本,我們就多了一份治療歷史上各種疑難雜症的自信,雖說其中所錄之有些當時認為的如皮膚病“酒刺”、“雀斑”“面上黑子”等等“怪症”現在大多已是常見疾病,但其中所收錄的數百個秘方偏方中還有大量針對今天來看也是疑難雜症的醫療保健技術內容,我們有理由相信,其中有相當之可發掘出助力人類健康事業進步發展的有力支撐。況且御醫搜集的治怪症秘方偏方這類古代“高科技”不僅有廣泛的社會效益,其中蘊藏的經濟效益亦不在話下。以大陸“王老吉”為例,僅憑一個清代道光年間的“王老吉”涼茶配方,其品牌價值據報導現都已達到1000億元。如此來看那數百個御醫收集整理的秘方偏方的價值潛力又該值多少億呢?說是天文數字也當不為過分。所以說稿本這個孤品盒子的文物價值固然不菲,但這一系列秘方偏方醫療保健技術的價值又遠在其上。

中共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中指出:“文化自信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發展中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這一稿本中價值最大的就是其實用的秘方偏方醫療保健技術價值嗎?不是的。透過傳承兩百年的稿本自身與延續兩千年的方劑內容,我們更應該看到的是凝聚其中的古代御醫承續的治怪症的優秀文化價值,這也是稿本“這個孤品盒子”其中裝盛的另一系列璀璨珍珠。此稿本作為記錄兩百年前宮廷御醫治療怪症經典文化的孤品載體,作為清嘉慶御醫汪必昌懸壺半生的心血結晶,既可借之管窺作者傳奇的身世經歷,一覽過往的怪症典故,又可此體悟藥方中傳承千年的中醫藥治古代怪症文化之內容邏輯,感受古方背後的皇家品質,其間所蘊含之文化價值不可謂不厚。以史料所載的汪必昌傳奇的人生歷程(為救治母親而棄文從醫,為增進醫術而遊歷江湖,因醫術高超而破格進入太醫院成為御醫,“供奉內廷”為皇帝宗室治病保健九年大受封賞等等)為例,便可精心籌備而拍攝弘揚中華優秀中醫藥文化的相關主題影視劇,或者開發出系列相關精品遊戲等等也未嘗不可,相關嘗試市場上也已有相當成功的先例,如《神醫喜來樂》、《大明劫》等等。

且不說高規格的、與御醫汪必昌相關的影視劇和遊戲能賺多少錢,只要“清嘉慶御醫汪必昌”的高超醫術、聰明智慧與敬業專業等真實歷史資訊,能廣入人心、深入人心,則其御醫秘方手稿孤本必將大受關注,稿本“這個孤品盒子”中的兩個系列的絕代珍珠——700多個秘方偏方中的中醫藥獨家治療保健技術與古代御醫傳承的治歷史上各種怪症(疑難雜症)的優秀文化、神秘文化,也必將跟著閃閃發光,奪人眼球,以致普天關注,到時購其中秘方偏方、買其中優秀文化的客戶必將如潮而至“一冊舊手稿”就成了一座座金山銀山。

再有論者以彭先生寓居的平遙古城之歷程為例,1997年底平遙古城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評為“世界歷史文化名城”時,平遙人民並未明顯感覺到其中蘊含的巨大經濟潛力,甚至當時還有人認為申報“世界歷史文化名城”是“搞空頭銜”,勞民傷財,不如不辦。但是隨著近年來到平遙古城旅遊、經商、合作、投資、開發的人逐年增多,平遙人民享受到了優秀历史文化價值帶來的發展紅利。試問外界這些人外界這些資金為何而來?為何從北上廣之類大都市,從全國各地不遠千里萬裡要到這個小縣城來,不是為別的,為的就是“世界歷史文化名城”這一榮譽背後的历史文化精髓!而在今天,2017年,幾乎所有平遙人都知道,平遙古城的歷史文化價值至少在1000億元之上,若按50萬人均分,每人才20萬元。再多的錢也有用盡之日,但平遙古城的歷史文化資源卻是子子孫孫都可盡享其用而又無窮無盡的,日積月累,人均何止區區20萬元可以涵蓋。

總體而論,清嘉慶御醫汪必昌搜集整理的這冊秘方偏方稿本,涵蓋了春秋戰國至清嘉慶十四年(1809)計2200多年間醫學史上治療五百四十種怪症(有部分現在已是較常見病症)的秘方偏方,其中價值幾何可謂難以言數,大致又可分為三層巨大價值:首先一層為其文物價值,也即手稿孤本的作為盒子自身所蘊含的價值,如中國中醫科學院首屆學術委員會委員,中國醫史文獻研究所研究員、原所長余瀛鼇先生所言,它填補了古代御醫搜集治怪症秘方偏方(傳世)稿本的世界性空白。稿本这个“孤品盒子”本身價值不菲,另一方面盒子又非徒具其表,內中盛有絕世珍珠,這也便有了接下來的兩層價值。第二層為稿本的內容價值,或者說中醫藥學方面的醫療保健專利技術價值,這一層價值比之文物價值應高億萬倍也不為過。三層也即最大的價值,那就是古代御醫傳承治療歷史上怪症(疑難雜症)的優秀傳統文化價值。這第三層價值包括第二層價值,但又遠遠超越第二層價值,如平遙古城的文化價值包括其古城建築工藝價值,但又遠遠不僅是建築工藝價值。作為其中最核心最深沉最持久的價值範疇,此冊稿本的文化價值將帶來的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也將遠遠超過其文物價值和秘方偏方醫療保健技術價值,平遙古城被評為“世界歷史文化名城”後所產生的巨大文化價值,就是一個有力的實證。

據知情人透露,日本商界醫界最看重的,也是清嘉慶御醫汪必昌所傳承的古代御醫治療怪症(疑難雜症)的優秀傳統文化尤其是皇家御醫背後潛在的神秘文化價值。更為關鍵的是,如此經典的古代御醫治怪症文化載體,迄今所知,世間僅此一冊真跡稿本,舉世獨一的特徵更增加了其中蘊含的潛在價值。收藏史上有個經典故事,英國某富商花重金在拍賣會上得到了兩張全世界僅存的珍貴郵票,卻在得後當眾用打火機燒掉了其中一張,見此身邊眾人皆大惑不解,不知其意在何為,富商的回答卻很有意思,“剛才被燒掉的郵票全世界只剩下兩張,一張500萬美元。可是現在只剩這一張了,你們說,這張價值多少?”

道理就是如此。況且郵票作為印刷品其實並不能百分百保證其唯一性,因為過去未出現不代表未來不會出現,但此稿本作為手稿卻直接百分百確定了世界上只此一冊,其價值的“壟斷性”也便在此處。可以說,誰擁有了這冊“清嘉慶御醫汪必昌搜集的古代治怪症秘方偏方手稿孤本”,誰就“系統性壟斷”了古代御醫搜集的中醫藥治怪症秘方偏方技術,誰就“系統性壟斷”了古代御醫傳承的治怪症優秀文化、神秘文化和皇家怪症文化。因為這冊稿本,迄今沒有複本,一線單傳,其中巨大的含金量,必將讓投資者大喜大驚。

所以對於這冊清代嘉慶御醫秘方稿本,若真如某商家所言有日本方面出價20億元人民幣,我個人認為,這絕非出“天價”,而是為文化計、為長遠計,真正體現了本商人的精明與獨到之處,因為很顯然,有此稿本在手加以妥善開發,日本已有經驗豐富的漢方研發團隊大型藥材基地化漢方製藥廠穩定的國際銷售渠道,古代御醫秘方偏方及其傳承的治療怪症文化有如大米,日商立即可以直接“下鍋”,十年內收回200億元、百年內收回2000億元,問題不會太大。

對於這樣一冊綜合價值巨大的手稿孤本,若說日本、韓國、我國臺灣地區有人收集資料、深入研究,我完全相信。考慮到其文化儲備與歷史積澱,加上這些年來已經進行的健康產業、旅遊開發等相關領域的大量開發,這些國家和地區已難有新的优秀歷史資源出現,對此稿本加以高度重視也便成了自然而然之事。在中國大陸,大家能見到的優秀歷史文化資源當然多一些,故而許多人還不一定能認識到這冊孤本的巨大價值。但正如古人之謂龍泉寶劍,“雖複沉埋無所事、夜夜又能氣沖天”,價值不被人認識,不代表其沒有價值。恰如前文所言,若有充足之資金、技術與人員投入,加以精心努力運作,此冊御醫汪必昌手稿孤本中的兩系列的“絕代珍珠”——秘方偏方中蘊含的醫療保健技術與皇家御醫傳承的治怪症經典傳統文化,都將閃耀出耀眼奪目之光芒,彼時世人便知“稿本這個孤品盒子”中所藏絕代珍珠的真正價值。

遺憾的是,作為稿本的發現者與擁有者,大陸彭先生目前並不具備條件以真正開發其價值、展現其光彩,無法讓嘉慶御醫汪必昌遺留下的兩系列的絕代寶珠(中醫藥秘方偏方技術與獨特御醫怪症文化)真正造福後人。另一方面,此種情形下不少人僅能看到清嘉慶御醫汪必昌搜集治療怪症秘方偏方稿本作為孤品盒子之價值也即文物價值,卻將其中最重要的兩系列的絕代珍珠棄之不顧,乃至於視作“塑膠珠”、玻璃球,這不能不令知者扼腕、曉者歎息。故此,誠如這位著名學者對彭先生指出的,此件手稿孤本,現在急著賣二、三億元,實質上也就賣了個孤品盒子的文物價錢,而裡面的珠子所含之巨大價值卻基本上沒被加入進來。此語雖不可說醍醐灌頂,但細想之下,確實發人深省。

(2017年11月24日修改稿)

文/李嘉俊

發表迴響